真人视讯

民國八年驅鬼實錄,騙人的把戲太多

樓主: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49:24 點擊:655802 回復:2485
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

字體:

邊距:

背景:

還原:

上頁 1 2 322 下頁  到頁 
  民國八年,一個山清水秀的偏僻小山村,天剛亮,村民們便都集聚在了村里的祠堂。
  祠堂中間的地上,躺著一具尸體,那尸體似乎是剛從水中撈出來,水淋淋的,把周圍的地面都弄濕了一大片。
  可怕的是,尸體的眼珠子暴突,嘴唇發青,面部表情極度扭曲,特別是尸體高高隆起的肚子,像是被什么東西撕開了一樣,露出了花花綠綠的內臟,看的讓人頭皮發麻。
  更讓村民們恐懼的是,尸體身上穿著一身道袍,手里還拿著斷成半截的桃木劍。
  村民們哆嗦著看了看恐怖的尸體后,同時轉向一個年過半百的長者,喃喃道:“村長,現在怎么辦啊?”
  老村長也是滿眼恐懼,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后,嘴唇哆嗦著道:“只……只能再去請一個高人了。”

打賞

1235 點贊

主帖獲得的真人視訊人工計劃分:0
舉報 | | 樓主
樓主發言:490次 發圖:0張 | 更多 |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49:19
  一聽村長這話,其中一個村民當即臉色慘白的說道:“村長,那水鬼忒厲害,如今都已經死了兩個法師和幾個道長了,還能去那里請高人啊?我們還是趕緊收拾好細軟,一起跑吧。”
  地上那具恐怖的尸體,正是老村長請來的高人,高人生前自稱是一個道士,昨天還信誓旦旦的說,會幫村民們除掉河中的水鬼的,誰知今天一早就成了這樣。
  老村長瞪了開口說話的村民一眼,然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無奈的道:“跑?能跑到那里去,外面兵荒馬亂的,也沒我們的活路。”
  然而又有村民說:“那也不能在村里等死啊,再這么下去,村里的人怕是都要被那水鬼害死光了。”
  老村長眉頭緊皺著道:“咱們村兒差不多有幾百口人,還有不少老弱,怎么可能舉村而逃?怕就怕跑也跑不掉。”
剩余 4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0:17
  老村長這話一出,村民們全都紛紛議論了起來,有人說,想什么辦法也要逃出村去,不能等死,也有人不愿意離開,年輕人能在外面討口飯吃,老人和孩子怎么辦?
  后面這一部分村民,都贊成老村長的意見,再去請個高人試試看。
  這個小山村,因為村后有著一條大河,叫做大河村。
  大河的水好,魚也多,也是大河村唯一的水源,然而就在前段時間,大河里忽然鬧起了水鬼,每隔上一段日子都會害死村里的一個人。
  最開始有人淹死的時候,村民們還以為人是去了河中深處才淹死的,可第二個死者,很多人都親眼看到了。
  那人在河邊淺水處抓魚的時候,突然間像是被什么東西抓住了腳一樣,被硬生生拖到河里,等浮上來的時候,就已經慘死了。
  村里很多人都在傳,大河里肯定是出了水鬼,那人是被水鬼拖到水里的。
  • 快快的刀: 舉報  2019-01-22 20:56:37  評論

  • ny_sz: 舉報  2019-03-15 09:29:26  評論

    第三陰差,這是完本啊,你們發這里不侵權嗎?
剩余 2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0:41
  老村長也覺得這事兒太邪乎,八成是鬼怪作祟,所以當時就下了令,以后集體白天取水,不許任何人再單獨下河,免得再被水鬼拖走。
  可更加可怕事情發生了,雖然沒人再被拖到河里了,但村里還是會有人詭異的淹死。
  人要么死在自家的水缸里,要么就是死在水桶里,甚至有一個人,洗臉的時候淹死在了臉盆里。
  這下村民們徹底嚇壞了,整個村子都陷入了恐慌,老村長只好去請高人來除水鬼。
  結果請了道士,也請過法師,可他們去了河邊就回不來,隔天早上,他們的尸體就會匪夷所思的出現在村里的祠堂里,而且那些高人死的比那些村民還慘,死相更嚇人。
  這種情況,仿佛就像水鬼在告訴村民們:請高人也沒用!
  看著議論紛紛的村民們,老村長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該怎么辦了,站在那里渾身顫抖的嘆氣:大河里怎么就出了個那么恐怖的水鬼。
 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穿著破衣爛衫,腳上蹬著草鞋,長相卻是眉清目秀,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少年,慢慢走進了大河村。
  少年似乎有日子沒吃過飽飯了,身體很瘦,臉色也有些蒼白,不過他的眼神卻是很清澈,顯得整個人都挺精神的。
剩余 10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1:21
  少年像是來過大河村似的,知道路,直接朝著村里祠堂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  奇怪的是,這么一個跟討飯的叫花子似的少年,一路走來,村里的狗不但沒沖他吼叫,反而看到他,那些狗立即夾起尾巴嗚嗚的躲開了。
  很快的,少年就來到了祠堂的門口,看了一眼還在議論的村民,淡淡的出聲道:“我能幫你們除了水鬼。”
  少年的聲音不算大,但所有的村民都聽到了,瞬間,整個祠堂就變得安靜了下來,村民們的目光同時轉移到了少年的身上。
  “后生,你是什么人?”老村長打量了下少年,走上前來問道。
  少年抬眼看了下老村長,吐出了三個字:“秦無名。”
  無名這個名字聽起來不像個名字,但是秦無名并沒有說慌,因為他只知道自己姓秦,無名是自己給自己取的名。
  • ny_sz: 舉報  2019-03-15 09:29:33  評論

    第三陰差,這是完本啊,你們發這里不侵權嗎?
  • 豬昰唸來過倒: 舉報  2019-03-18 20:29:34  評論

    評論 ny_sz:別宣傳了,這種垃圾實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剩余 1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1:43
  聽到少年的回答,老村長的眉頭微微皺了下,問道:“無名后生,你是道士?”
  秦無名搖頭。
  老村長又問:“那是法師?”
  秦無名還是搖頭。
  “不是道士,也不是法師,那你怎么除水鬼?”老村長有些不悅的道。
  在外人眼里,秦無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個高人,他身上的衣服到處都是破洞,渾身上下都是臟兮兮的,咋看都是一個叫花子。
  “對啊,你要有驅邪除鬼的本事,還能淪落成乞丐啊,看你年紀輕輕的,不學好,怎么要干騙人的勾當,當我們村里的人好蒙騙么。”很多村民都覺得秦無名是騙錢的叫花子,跟著說道。
  秦無名沒理會老村長和村民說的話,而是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十二個人,六個本村人,六個外人。”
  聽到秦無名這話,幾乎所有的村民都是一愣,別人不知道秦無名說的是什么意思,他們可是很清楚。
  加上今天剛剛死掉的道長,這一年來,村里正好是死了十二人,其中六個人都是村里的人,另外六個則是他們請來的高人。
剩余 1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2:03
  “四男兩女,兩個死在了河里,其余都是死在了自己家里,另外那六個什么高人,都是死在了這里。”不等村民們反應過來,秦無名繼續說道。
  村民們和老村長都愣了,他們眼中的乞丐模樣的年輕后生,不但知道村里死了多少人,居然還清楚的說出了死者的情況,這些事情,只有本村人知道才對。
  “后生,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?”老村長頓時驚訝的道。
  秦無名沒有回答,只是淡淡的道:“我就是為了那水鬼來的,你們若是不相信我,我現在就走。”
  說著,秦無名就扭頭準備離開。
  老村長連忙從祠堂里跑了出來,滿臉殷切的拉住了秦無名,出聲道:“小先生別走!我們相信你,還請無名小先生救救我們。”
  “小先生,請救救我們!”其他的村民也跟著喊道。
  他們有些信了,以前請的高人,都是在詢問過他們后,才知道的這些情況,可眼前這個叫花子后生,自己就把所有的情況說了出來,村民們都不傻,那還再敢真把秦無名當叫花子。
  秦無名停下腳步轉過身,掃了眾人一眼,然后面無表情的道:“我不能白出手。”
剩余 2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6 18:52:14
  老村長怔了下就明白了,當下小心的問道:“不知道小先生要多少大洋?”
  問這話的時候,其他村民們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,生怕秦無名獅子大開口,這種事情,可是要家家戶戶湊錢的。
  然而秦無名卻搖了搖頭,“我不要錢,管飯就行。”
  老村長一聽不要錢,當即心中松了一口氣,眉開眼笑的說:“好說好說,保管小先生吃喝好。”
  秦無名嗯了一聲,然后走進了祠堂里,瞧了一眼地上的道士尸體后,道:“先把尸體抬走吧,這東西不能留在這里。”
  老村長連忙喊了幾個人,吩咐道:“你們幾個,快把尸體抬走埋了。”
  幾個膽子大的村民趕緊上前,給尸體蓋上白布,抬起來就要走。
  然而這時,秦無名卻是微微一皺眉,喊住了抬尸的村民:“等等。”
剩余 3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作者:zjs1972 時間:2019-01-16 23:04:52
  英雄自古出少年,有點意思!收藏等更
作者:何白胖的爹何黑瘦 時間:2019-01-17 01:03:14
  繼續啊
剩余 1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08:25:00
  抬尸的村民立即停下了腳步,不解的問道:“小先生還有什么吩咐?”
  秦無名轉過身,目光轉向老村長,“另外那十七個人的尸體,也都埋了?”
  老村長有些莫名其妙,人死了當然要埋了,不然這么熱的天,放著很快就會發臭,當即就疑惑的了點了下頭:“埋了啊。”
  秦無名直接喝斥道:“糊涂,怎么能埋!那種尸體最容易尸變,只能燒,快去把所有的尸體都挖出來,一塊燒了!”
  老村長渾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光是一個水鬼就已經整的全村兒不得安寧了,要是再有尸變發生,不敢想。
  不敢耽誤,老村長親自帶著人去了埋尸體的荒地,還好,橫死的人不能進祖墳,即便要重新挖出來,也不用擔心動祖墳。
  不一會兒后,整整十七具尸體就全都挖出來了。
  詭異的是,原本就已經腐爛的尸體,這會兒卻沒了半點腐爛的跡象,十七具尸體全都是面色烏青,身體僵硬。
  而且最早死的那幾具尸體,臉上已經起了一層白毛,指甲也長長了,尖尖的,很嚇人。
  秦無名看到尸體有些慶幸的道:“還好,埋的地方陰氣不重,還沒徹底尸變,要是再晚上一個月,就會有兩個變僵尸了。”
  聽到這話,老村長和村民們也是一陣的后怕,瞬間有了一種劫后余生的的感覺,面面相覷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剩余 9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08:45:30

  秦無名擺擺手,道:“行了,快去多拿些柴火來,趕緊燒了。”
  老村長和村民們這會兒是徹底服了秦無名,雖然還沒除水鬼,但已經解決了一個未來的大危機,馬上就按照他的吩咐,抱來了成堆的柴火,開始燒尸體。
  很快的,十八具尸體就在大火中變成了灰燼,弄的全村到處都是一股子糊肉味兒。
  等燒完尸體,老村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恭敬的向秦無名詢問:“小先生,接下來要干什么?”
  秦無名看了下村后那條河的方向,然后說道:“今天晚上,等我先去會會那個水鬼再說。”
  老村長知道水鬼的厲害,連忙說:“那水鬼可不一般,小先生要小心點兒,我先安排個地方給您休息吧。”
  秦無名點點頭,“我有數。”接著一擺手:“住處就不用安排了,我住祠堂就好。”
  老村長一愣,道:“那怎么行,祠堂連個床都沒有,小先生還是住我家吧。”
  秦無名拒絕道:“不礙的,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就行了,我睡覺不需要床鋪,睡地睡習慣了。”
  這倒不是秦無名有意推辭,他是真的不習慣睡床,這么多年來,流浪了無數個地方,都是天當被地當床,要么睡草叢樹林,要么就鉆山洞。
  老村長不知道秦無名的情況,前面請的那些高人,那個不是要完大洋要好吃好喝的啊,住也要住村里最好的房子,以為他是在客套,就想著再讓讓。
剩余 1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09:06:00

  然而不等他開口,秦無名就打斷他道:“按我說的做就好,你們把飯食送到祠堂就好,天黑以后我先會會那水鬼。”
  見秦無名都這么說了,老村長就不好再說什么了,當下就說:“那好吧,一切都聽小先生的。”
  說罷,老村長又吩咐了幾個村民去做飯,等會兒直接送到祠堂來。
  安排完以后,老村長還想多跟秦無名聊聊,然而秦無名坐下之后,就瞇上了眼睛,看也不看他的出聲道:“你也走吧,我一個人在祠堂就好,明天早上你再來。”
  老村長被噎了一下,心頭有些不爽,但也不敢表露出來,尷尬的說了聲好,就走了。
  不一會兒后,就有村民端著飯食送進了祠堂。
  村民們不敢怠慢秦無名,弄的飯食很豐盛,一只肥雞,一盤紅燒肉,還準備了一壇米酒。
  秦無名睜開眼,對送飯食來的村民道了聲謝,就讓他們離開了。
  接著,他便不客氣的抓起肥雞啃了起來,吃的腮幫子都鼓起來了。
  要是秦無名吃飯的模樣被村民們看見了,非得打破他高人的印象不可,因為這個吃相,分明就是個叫花子。
  秦無名倒是完全不在乎,他早就餓了,而且這些年來,都是饑一頓飽一頓的,山珍海味吃過,樹皮野菜也吃過不少,有時候,三天都吃不上一口。
  所以秦無名養成了狼吞虎咽的習慣。
  風卷殘云般的吃光飯食,喝凈米酒以后,秦無名滿意的打了個飽嗝,然后重新坐了下來,靜靜的等待著天黑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09:26:30

  夏天天長,一直到等到戌時三刻,天才徹底的黑下來,秦無名也在這時睜開眼睛,起身離開了祠堂,朝著村后那條大河走了過去。
  大河村的村民們早就養成了習慣,天黑就關門,這半年來,甚至連燈也不敢點了,雖然他們白天見到了秦無名的神奇之處,但還是不放心,畢竟已經死過六個法師道士了。
  此時的大河村,安靜的只能聽到昆蟲的叫聲,不過好在今天有月亮,秦無名到不用摸著黑走路,借著月光,他一路走到了村后的大河邊。
  這條大河,水流的很緩慢,一點兒水聲都沒有,秦無名直接站到河岸邊,眼睛死死的盯著水里。
  然而秦無名站在那里好長一段時間后,河里并沒有一點兒動靜。
  秦無名也不急,繼續等著,差不多快到子時的時候,秦無名見還是沒有動靜,就蹲下身子,撿起了一個小石子,接著咬破自己的手指,抹了一點血在石子上后,然后又把石子投進了河里。
  片刻后,那石子落水的地方,忽然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泡,接著就有一團黑影緩緩的出現在了水面上,仔細一看,那是一團頭發!
  下一刻,嘩啦一聲水響,那團頭發就躍出了水面,還帶出了半個紅色的人身子。
  那半個人身子分明就是個女人,水淋淋的黑色長發下面,是一張慘白的臉蛋,兩只血紅的大眼睛宛如兩個紅色的窟窿,還有她那烏黑的嘴巴用力的張著,露出滿嘴的白牙,面目顯得極其猙獰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09:47:00

  這就是那個禍害大河村的水鬼了。
  然而看到這個面目猙獰恐怖的水鬼,秦無名卻沒有絲毫的害怕,反而嘴角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:“總算出來了。”
  女水鬼一眼看到了秦無名,當即伸出一雙有著長長指甲的利爪,同時還發出一陣骨頭摩擦的咯咯聲,緊接著就厲聲叫著朝他撲了過去。
  秦無名仍舊是淡定的站在原地,眼看著女水鬼的利爪就要抓到他的喉嚨時,他才猛的探出右手,一下子就抓住了女水鬼的手腕。
  “怎么,嘗到了我的血,就急著想要吃我了。”抓住女水鬼后,秦無名又輕笑道。
  女水鬼一驚,即便是前些日子來的那幾個老和尚老道士,也攔不下自己的一招,可眼前這個家伙,居然連法術都沒用,就抓住了自己。
  女水鬼當即就瘋狂的掙扎了起來,可無論她怎么用力,都掙不脫秦無名的手,甚至連水鬼的手段都用不出來了。
  女水鬼這才意識到秦無名是一個高人,她頓時慌了,驚聲尖叫了起來:“放開我。”
  秦無名聽著刺耳的鬼叫聲眉頭微皺,道:“原來你也知道害怕,別喊了,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的。”
  女水鬼立刻不出聲了,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服,打算伺機用出絕招殺死眼前這個怪異的年輕人,然后再吸干他的血。
  然而秦無名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樣,“沒用的,現在的你還傷不了我。”說完,就松開了手,然后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道:“沒想到多年不見,你會變成了水鬼。”
  聽到這話,女水鬼忽然愣住了,同時停下了準備好的殺招,眼睛死死盯著秦無名道:“你認識我?”
  秦無名眼中閃過一抹復雜之色,道:“你先恢復生前的模樣吧,現在的樣子,很不漂亮。”
  女水鬼心中有些惱怒,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,追問道:“你是誰?”
  秦無名察覺到女水鬼的動作,心頭一陣的發酸,眼神變的有些溫柔的看著她道:“玲兒,看來你已經不記得我了啊。”
  女水鬼渾身一震,他,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名字?。
剩余 1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0:07:30
  玲兒這個名字,是女水鬼生前的小名,可她都已經死了幾十年了,一個少年,怎么可能會知道,這讓她驚疑不已,當下就再次問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  秦無名直視著玲兒,說出了自己的名字:“我是秦無名。”
  玲兒一陣的茫然,自己生前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,更沒見過他,不論前生今世,都可以肯定這是第一次看到他,當即道:“我不認識你。”
  秦無名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道:“現在的你,不認識我倒也在情理之中,不過已經無所謂了,既然我已經找到了你,以后你就沒必要做水鬼了,跟我走吧。”
  玲兒以為秦無名是要收了自己,略有些緊張的道:“我為什么要跟你走?”
  秦無名認真的道:“我能滿足你,做了我的女人,自然要跟我在一起。”
  玲兒聽到這話先是怔了一下,回過神兒來的時候立刻大怒,面容陡然間變得比先前更加猙獰了幾分,連水淋淋的頭發都飛揚了起來,該死的家伙,居然敢調戲自己,她最恨的就是好色之徒,于是當即厲聲道:“你找死!”
  秦無名臉色平靜的道:“又生氣,你別想的那么歪好不好,剛才你應該嘗到我的血了,我的血對你有什么樣的好處你應該很清楚,若是你能做我的女人,我的血隨時可以提供給你。”
  玲兒愕然了,心中是又羞又惱,片刻后回道:“當我好哄么,讓我做你的女人,只憑你的血,還不夠。”
剩余 3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0:28:30

  話雖這么說,但玲兒心里也有些驚奇,秦無名的血,確實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樣,對她有著極大的好處,甚至可以說對她有著致命的誘惑力,剛剛就是被那顆石子上沾染的血吸引出來的。
  看著玲兒羞惱的模樣,秦無名卻是忍不住的皺眉,明明應該是個漂亮可人的女子,偏偏以這種猙獰的模樣示人,一張毫無血色的臉上,有著一對血窟窿似的眼睛,再加上水草一般的頭發,別提她羞惱的樣子多別扭了。
  于是,秦無名再次說道:“你先恢復生前的容貌行不行,我還有別的事跟你說。”
  玲兒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真正的容貌,曾經也正是自己的容貌,才導致她變成了水鬼,不過她更想知道秦無名究竟想干什么,心里雖然有些不愿意,但還是冷哼著轉了下身。
  瞬間,一個面目猙獰的水鬼,便變成了一個身段妖嬈,鵝蛋臉,柳眉大眼睛的極美女子,水淋淋的頭發也變成了挽起的三千青絲,特別是她身上穿著的華麗紅裙,顯得整個人有著一種高貴優雅的氣質。
  秦無名上下打量了下玲兒,滿意的笑笑,道:“真好看,不過你不該穿紅裙子,白色的比較適合你,最好是緊身的旗袍,那樣才能顯出你前挺后翹的身段嘛。”
  玲兒額頭青筋暴起,果然又是一個好色之徒,更可惡的是,這家伙居然對自己評頭論足起來了,真想把他拖到水下淹死!
  秦無名看著玲兒樣子,知道她又不高興了,趕緊轉移話題道:“我說真的,別當水鬼了,做我的女人,跟我走好不好?”
  玲兒忍著怒火冷聲道:“若是我不走呢?”
  秦無名攤攤手道:“那我就只好來硬的了。”
剩余 3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作者:蘭凌王 時間:2019-01-17 10:35:36
  年紀大了 看見十七八歲的高人就看不下去 怎么破
剩余 5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0:49:00

  玲兒頓時防備了起來,從先前交手的情況來看,估計自己還真不是這個該死的家伙的對手。
  下意識的往后躲了躲,玲兒準備隨時逃回水里去,就不信了,他一個活人還能追到河底去。
  察覺到玲兒的動作,秦無名苦笑笑:“別緊張,我沒讓你馬上就跟我走,你可以等我做完大河村的事情再做決定。”
  說完這句話,秦無名忽然轉身就走,一邊走一邊道:“你想做的事情,靠你自己,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成功,所以,我會幫你盡快完成。”
  玲兒陡然間瞪大了眼睛,急聲道:“你知道我想做什么?”
  秦無名頭也不回的揮了下手,道:“當然知道。”
  說罷,秦無名的身影就漸漸的消失在了河邊。
  玲兒滿心都是疑惑,秦無名好像對自己很熟悉,可自己對他卻完全不了解,他,到底是什么人?
  帶著疑問,她回到了水中。
  秦無名一路回到了祠堂,在來大河村之前,他就想好了怎么解決玲兒的事了,所以,接下來,就開始真正的行動吧。
  天剛亮的時候,老村長就急急的來到了祠堂,一看,發現秦無名正盤腿坐在那里閉目養神,當即就喊道:“小先生你沒事!太好了!”
  老村長昨夜也沒怎么睡,一直琢磨著秦無名是不是真正的高人,雖然他昨天露了兩手,可老村長還是不踏實,要知道,前面死掉的那些法師道士,最年輕的也是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了。
剩余 3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1:09:30

  畢竟秦無名太年輕了,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后生,實在讓人無法完全安心。
  此時一看秦無名還好好的活著,老村長頓時又驚又喜,沒被水鬼害死,說明他是真的比前面請的那些高人靠譜,村里這下總算有救了。
  秦無名聽到老村長的喊聲后,緩緩睜開了眼睛,站起身來笑道:“小子在這里恭喜大河村了。”
  老村長頓時一怔,對秦無名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,但稍加思索了幾秒鐘后,便狂喜的問道:“小先生,難道你已經除掉那個水鬼了?”
  秦無名臉色一凝,然后嚴肅的道:“老村長以后千萬別說這種話了,昨天夜里我去了河邊,發現那根本就不是水鬼。”
  老村長滿頭霧水,連忙追問不是水鬼是啥?
  秦無名頓了下,回道:“河神。”
  老村長更加疑惑了:“河神?”
  秦無名嗯了一聲,點點頭道:“不錯,我也沒想到,你們村兒的大河會出現河神,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兒。”
  老村長有些反應不過來,喃喃道:“真的是河神?”
  秦無名肯定的道:“當然,有了河神,你們村兒再也不用擔心受到災荒,會年年風調雨順,大豐收的。”
  老村長活了大半輩子了,是個老人精,并沒有馬上相信秦無名的話,而是有些懷疑的道:“小先生,河神怎么會害人啊?”
  秦無名當即冷哼了一聲,“我來問你,你們村可是靠那條大河活的?”
  老村長點點頭,大河是村里的唯一水源,無論人畜用水還是灌溉莊稼,都要到大河里取水。
剩余 6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作者:zjs1972 時間:2019-01-17 11:18:05
  有點意思,加油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1:30:00

  秦無名又問:“那這么多年來,你們可曾祭祀過大河。”
  老村長愣了下,有些慚愧的搖搖頭道:“沒,沒有過。”
  秦無名神色有些不高興的道:“這就對了,你們只向大河索取,卻從來沒有祭祀過,以前沒出河神的時候無所謂,可眼下有了河神,仍舊不祭祀,河神怎會不怒?”
  老村長一聽這話就慌了,原本還以為是出了個水鬼,沒想到會是河神,難怪連那些和尚道士都慘死了。
  當下膝蓋一軟,差點兒跪在地上,同時慌忙道:“小先生,以前我們是真不知道要祭祀河神,現在該咋辦啊?”
  秦無名垂下眼皮看了老村長一眼,并沒有去扶他,天道好輪回,善惡終有報,當年他們對玲兒做出的那種令人發指的事情,是時候償還了,淡淡的說道:“你別慌,其實想要解決河神的事兒并不難。”
  老村長急忙道:“還請小先生出手救救我們。”
  秦無名一擺手,道:“只要馬上開始祭祀河神,再把祭祀儀式辦的隆重些,就能夠安撫河神了。”
  老村長心里一個咯噔,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,怕是要大出血,不過想到河神的恐怖之處,只能暗暗咬牙說道:“小先生放心,我們肯定會把祭祀儀式辦的很隆重。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嗯,那就好,事不宜遲,趕緊召集村民,準備祭祀吧。” 老村長不敢耽誤,當即就去通知村民們集合。
  其實不用老村長專門跑腿兒,很多村民也都想看看秦無名是否還活著,所以,當老村長準備挨家挨戶通知村民集合的時候,不少人就已經來到祠堂了。
  很快的,大河村的所有村民就又集合在了祠堂,老村長趕緊把河神的事情說了一遍,該出錢的出錢,該出力的出力。
  村民們一聽,都表示贊成祭祀河神,相比于性命,破點兒財算什么,誰也不想成為河神下一個弄死的對象。
  村民們的反應秦無名似乎早就料到了,所以他也沒再廢話,直接把祭祀的儀式說了出來:
  第一,在大河邊設立香案,全村兒人行跪拜之禮,頌謝河神。
  第二,準備好三牲六畜,要活牛活羊和活豬投進大河里。
  說到這里秦無名停頓了一下,目光掃了一圈大河村的男女老少后,才說道:“最重要的是第三點,務必要做到,不然還是無法安撫河神。”
  眾人一聽頓時緊張了起來,老村長連忙上前問道:“小先生,你就說吧,我們一定會滿足河神的。”
  秦無名眼神一凝,緩緩吐出了四個字:“活人祭祀。”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1:50:30
  當秦無名說出活人祭祀后,圍在祠堂的村民同時露出了恐懼的表情。
  村民們不傻,懂活人祭祀意味著什么,那是要把人當成三牲六畜,投到河里的祭祀儀式。
  不過,村民們雖然都表現的很恐懼,但表情也有著明顯的不同。
  其中,大部分男人和中年婦女只是稍微害怕了一下,就沒事了,可一些年輕的女子,則是一直滿臉驚恐,特別是有幾個長相好看的,緊張的都發抖了。
  很多人都知道,活人祭祀,要么就是用童男童女,要么就是年輕的女子,所以,那些覺得祭祀這事兒落不到自己頭上的村民,很快就恢復了鎮定。
  然而秦無名卻注意到,包括村長在內,所有年紀大的村民,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,一聽到活人祭祀,頓時眼睛瞪大,臉色慘白,比那些年輕女子顯得還要恐懼。
  秦無名裝作沒看到,而是接著開口道:“祭祀儀式只要做到這三點,河神便不會再害人了,你們安排一下吧。”
  老村長渾身一哆嗦,心道應該跟以前那件事沒關系,連忙問道:“小先生,不知道活人祭祀具體是怎么個祭祀法?”
  秦無名心頭冷笑,但表面上還是若無其事的道:“難道村長不知道活人祭祀嗎?”
  老村長心下一顫,結結巴巴的道:“知……知道一點,就是不知道祭祀河神要童男童女,還是要黃花閨女?”
  秦無名擺擺手,意味深長的道:“新生的河神不要童男童女,更不要黃花閨女,只要年過半百的老者。”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2:11:00

  此話一出,村里的那些年輕人,聽到秦無名的話后都是長出了一口氣,特別是那些個年輕女子,眼神中甚至有些驚喜。
  然而老村長和幾個老人聽到這話后,卻是當即互相對視了一眼,眼睛里露出了濃濃的駭然之色,其中一個膽子小的老頭子的褲襠一下子就濕了。
  老村長更是急忙說道:“小先生,祭祀從來都是要童男童女,要么就是黃花閨女,如今為何要用老人啊?”
  秦無名反問道:“難道老村長沒發現,前面死的那六個村民,全都是年過五詢的老人?”
  聽到這話,眾人同時一愣,這才意識到,被河神弄死的那六人,還真全都是老人,最小的那個也有五十六了,最大的那個已經快八十歲了,沒有一個年輕人和幼童。
  “難不成,那個河神只對老的有興趣?”有一個村民忍不住的說道。
  秦無名看向開口說話的村民道:“你說的不錯,你們村里出的這個河神,確實只對老的有興趣,不老的不要。”
  “后生,你可別騙人,活人祭祀那有用老人的道理!”這時,一個留著八字胡,頭戴瓜皮氈帽,約莫五六十歲的老頭反駁道。
  秦無名轉過身,面相老頭,呵呵一笑道:“祭祀河神是村里的大事,我可沒騙你們的必要,再說了,能有幸成為河神的祭祀品,可是大幸,不但能解決村里的事,還能福澤子孫后代,你急啥?”
  八字胡老頭臉色鐵青,頓時說不出話來了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2:31:30

  老村長仍然眉頭緊皺,不過還是強裝鎮定的開口道:“既然這樣,老的就老的吧,我們會盡快選出個人來祭祀河神。”
  一聽老村長都發話了,其他那些老家伙就不好多說什么了。
  然而就在這時,秦無名又伸手對著老村長搖了搖道:“老村長你先別急,一個人可不夠,得三個人才行。”
  老村長陡然間瞪大了眼睛:“三個人?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不錯,我前面也說了,第一次祭祀河神的儀式必須要辦的隆重些,三個人才可以。”
  幾個老頭的臉色更加難看了,紛紛望向老村長。
  老村長還想再問問,但秦無名擺擺手直接堵住了他的嘴:“行了,我該說的都說了,剩下的事兒你們看著辦,村里的老人不算多,具體的人選老村長您自己拿主意吧。”
  一聽秦無名都這么說了,老村長就不好再多問了,臉色很不自然的暗嘆了口氣,點頭道:“這……那好吧。”
  秦無名也嗯了一聲,說了句:“要盡快啊,可別耽誤了三日后的儀式。”
  老村長一個趔趄,差點兒趴在地上,但當著村里所有人的面,又不好反駁什么,只能無奈的揮了揮手,讓人先散了,趕緊去準備祭祀需要的其他東西,至于活人祭祀的老人,他會和村里的老人們選出來。
  大河村總共也就三百來口子人,其實老人的數量并不多,如今只剩下了十幾個人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2:52:00

  這剩下的十幾個老人,除了老村長以外,要么是村里有些威望的長者,或是老村長的幫手,要么就是家中的老祖。
  說白了,個個都不是普通的村民。
  要從這些人當中選出三個人去祭祀河神,老村長別提多犯難了。
  等到村民們都離開祠堂以后,老村長也告別了秦無名,然后招呼著那些老人都去自己家里,這事兒他做不了主,只能一起商量。
  看到這種情況,秦無名則是沒有太大的反應,等人都走以后,又盤腿坐了下來,閉上眼睛,也不知道是睡了還是在思考其他的事。
  不一會兒后,十幾個老人便全都來到了老村長的家里,老村長看看人全到齊了,就趕緊關上了房門,連同窗戶也一起關了起來。
  “村長,你真要從我們這些老家伙中選出三個人,去祭祀那個河神?”剛關好門窗,那個八字胡的老頭就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  “什么祭祀河神,還不是把人直接投到河里淹死,我看根本就不是什么河神,八成還是那個水鬼!”不等老村長回話,又有一個身體很肥胖的老頭子說道。
  老村長臉色一沉:“王老頭,你別亂說話!”
  肥胖的王老頭哼了一聲,繼續道:“怎么,你們還真相信那個后生的話?你們誰聽說過活人祭祀要用我們這些老家伙的。”
  先前那個尿褲襠的老頭也冒出頭來,四下看了一下,咽了下口水,然后壓低了聲音說:“那后生,會不會是知道了五十年前的那件事啊?”
  其他老頭一聽這個,眼睛頓時瞪的銅鈴大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的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3:12:30

  老村長深吸了口氣道:“不可能,那后生頂多也就二十來歲,怎么可能知道五十年前發生的事。”
  尿褲襠的老頭道:“那他為什么要針對我們這群老家伙?”
  老村長眉頭緊皺,“這事確實蹊蹺,可如今還能有什么辦法,不管河里是水鬼,還是河神,都是想要我們這群人命的。”
  王老頭忽然怒罵道:“還不是你們,當年你們偏要把那女人沉到水里去,要是聽我的,把那丫頭片子燒干凈,不就沒今天這事兒了。”
  其他人聽到這話,頓時渾身一緊,老村長慌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低喝道:“噓!小點兒聲,當心被別人聽到!”頓了下,又說道:“咱們都沒見到過那河里的東西,也不一定就是那丫頭。”
  王老頭悶哼了一聲:“不是她還能有誰,大河里就死過她一個人,肯定就是她。”
  其他老頭再次互相對視一眼,然后尿褲襠的老頭再次開口道:“說這個也沒用了,快想想辦法現在該怎么辦吧,難道真要從我們這些人中選三個人出來去祭祀?”
  其他人再次沉默了下來,看向老村長:“村長,你說咋辦?”
  老村長思索了片刻,然后一咬牙道:“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這事兒。”
  八字胡老頭急忙問道:“啥辦法?快說吧。”
  老村長掃了在場的老人一眼,道:“要么就按那后生說的做,你們有誰自愿去做那祭祀的活人,現在就站出來。”
  沒人說話,面面相覷的低著頭躲著。
  老村長搖搖頭道:“看來誰也不想死,那就只能用另外一個辦法了。”
  眾人抬起頭,望向村長,老村長沒等他們問,就說繼續說道:“改了用我們祭祀的辦法,就用童男童女或者黃花閨女。”
  八字胡老頭連忙道:“怕是不行啊,村里人現在都信那后生的,再說村長你先前也答應了,咋改?”
  老村長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道:“我有辦法,能改。”。
作者:luckydog20002002 時間:2019-01-17 13:21:10
  真的佩服作者,太好了!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3:33:00
  在祠堂里的秦無名,仿佛并不知道老村長他們已經想出了惡毒的對策,仍舊盤腿坐在那里,回憶著五十年前的事情,滿面哀傷。
  五十年前。
  玲兒十八歲。
  十八歲的玲兒不但長的俊俏,身份也很顯赫,因為她的姓氏稱作愛新覺羅。
  只是,玲兒活的并不開心。
  六歲的時候,她就沒了疼她的父親,十一歲的時候,被后母許配給了一個長她將近二十歲的男人。
  玲兒心不甘情不愿,可也無法反抗。
  眼看著還有一年就是婚期了,玲兒大著膽子偷偷溜出了深宮大院,想要散散心。
  就在玲兒在大街上買來一串糖葫蘆,正準備吃的時候,忽然看到了一個乞丐。
  那乞丐渾身穿著破衣爛衫,偏偏長的卻是很白凈,年紀也不大,這讓她一下子想到了偷偷看過的一些禁書里的落魄書生。
  看著書生饑腸轆轆的樣子,玲兒動了惻隱之心,把手中的糖葫蘆遞給了他。
  年輕的乞丐愣了下,抬眼看了看玲兒,頓時就看的呆了。
  玲兒心中竊喜,晃了下手中的糖葫蘆,甜甜一笑:“快吃吧。”
  誰知,乞丐毫不領情,拒絕了,還說了一句話:“我餓的厲害,吃這東西沒用,小姐若是真有好心,就請我去飯館吃碗面吧。”
  玲兒有些惱,不知好歹的臭乞丐竟然嫌棄她的糖葫蘆,不過看他餓的腰都快直不起來了,就忍著沒發火,丟了幾枚銅錢給他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3:53:30

  然而乞丐接過銅錢之后,提出了個更過分的要求:“我還沒成親,小姐你生的這么漂亮,就嫁給我吧。”
  玲兒頓時又羞又氣,這人好大的膽子,哼了一聲扭頭就走。
  乞丐喊住了玲兒:“小姐,你不嫁我,要甘心嫁一個年紀大你許多的老家伙么?”
  聽到這話,玲兒的身子僵住了,轉過身來驚訝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年輕的乞丐神秘的一笑,“在下會算命,算出來的。”
  玲兒更加驚訝了:“你會算命?”
  乞丐點點頭,神色忽然凝重的道:“嫁給一個老家伙也就算了,但你嫁給她之后,一年就會沒了性命。”
  玲兒臉色慘白:“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
  乞丐嗯了一聲,突然一把抓住玲兒的小手捏了捏,認真的說道:“想要破解,你只能嫁給我,趁現在還有機會,跟我走吧。”
  原本已經相信了八分的玲兒,一看乞丐這種輕浮的舉動,猛的甩開他,羞惱的罵道:“你個登徒子,原來是想哄騙我,我不跟你一般見識,饒你性命。”
  說完這句話,玲兒便氣呼呼的走了。
  看著離開的玲兒,乞丐顛了下手中的銅錢,無奈的嘆了口氣,自言自語的道:“唉,你不信我,我也救不了你,終究是要落個香消殞命的下場啊,這一飯之恩,我秦無名只能在五十年后報答了。”
  離開秦無名之后的玲兒,越想越生氣,沒想到那么白凈的一個落魄書生,竟然是一個登徒子,果然,民間的刁民真的很多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4:14:00

  玲兒沒了散心的心情,同時也沒機會了,因為跟來的侍衛已經發現她了,帶她返回了深宅大院。
  沒過多久,玲兒就跟那個大她快二十歲的老男人成了親。
  不過玲兒并沒有接受她的命運,洞房花燭夜那天,悄悄藏了把剪刀,不讓那人碰自己的身子。
  好在玲兒的身份,讓她的男人也不敢用強。
  玲兒想要逃,逃到一個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,幸運的是,她還真逃掉了。
  玲兒很聰明,知道官府會找自己,于是,她一直逃到了一個偏遠的小山村,才放下心來。
  那個小山村與世隔絕,風景秀麗,由于村后有一條大河,村民們給自己的村子取名為大河村。
  然而,玲兒做夢也沒想到,來到大河村后,自己悲慘的命運才剛剛開始。
  大河村的人還從來沒見過玲兒這么漂亮的女人,一群村民搶著要收留玲兒,特別是那些還沒有成親的年輕后生,看到玲兒以后,腿都邁不開了。
  玲兒以為那些村民善良淳樸,更是對他們收留自己感恩戴德,索性就把自己偷偷帶出來的金銀首飾分給了村民。
  可是,她卻不知道,自己已經被幾個貌似重量憨厚的男人盯上了。
  那幾個男人,開始的時候還會為贏得玲兒的芳心爭斗,可后來他們發現,玲兒對他們都沒有動心的意思。
  正的不行,他們就開始動上歪主意了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4:34:30

 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,女人都是視貞潔如命,誰能得了女人的身子,就能得到她的人,等生米成了熟飯,一切就由不得玲兒了。
  既然大家都想嘗嘗玲兒的滋味兒,那就誰也不能娶她,讓她成為大家的禁臠。
  于是,在一個夜晚,幾個男人,悄悄摸到了玲兒的住處,把她綁到了床上。
  但是玲兒的貞烈,出乎了他們的意料。
  玲兒拼命的反抗,不讓他們得逞。
  可玲兒始終都只是一個弱女子,那里會是幾個男人的對手啊,知道自己繼續反抗下去也不會有好下場,她索性就假意答應了他們,讓他們一個一個來。
  就在第一個家伙撲到玲兒身上的時候,玲兒趁其不備,猛的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,狠命的咬了下來。
  趁著他痛苦的大喊的時候,玲兒趁機逃了出去,呼喊村民們救她。
  然而其他幾個男人,迅速反應了過來,又將玲兒捉了回來。
  被咬了耳朵的家伙,開始氣急敗壞的暴打玲兒。
  打頭!
  打臉!
  猛踹身子,使勁掐脖子!
  不一會兒的功夫,玲兒就奄奄一息了。
  男人還是不解氣,找來四根木楔子,把玲兒的手掌,雙腳,釘在了木床上,嘴里還罵著:“賤人!這次看你怎么反抗!”
  嬌弱的玲兒,那里承受的住這種摧殘啊,鮮血直流,很快就香消玉殞了。
  幾個男人一看玲兒死了,這才慌了神兒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4:55:00

  就在他們不知道該怎么處理玲兒尸體的時候,一個神秘人出現了。
  那個神秘人,身穿一身黑色頭蓬,又高又瘦,但看不清他的臉。
  幾個人還以為見了鬼,嚇的屁滾尿流。
  不過那個神秘人,卻是沒有對他們動手,而是又拿出了一枚黑色的長釘,讓他們再把長釘釘在玲兒身上的命門處。
  然后,再連夜將玲兒的尸身連同床上的木板綁上石頭沉到大河里去。
  幾個男人見不是來找他們麻煩的,便依言照做,處理了玲兒的尸體。
  做完這一切后,神秘人才又說:“從今以后,你們就是我的仆人。”
  后來,被咬掉耳朵的那個人,成為了大河村的村長,而另外幾個人,也都各自成家,成了大河村的長者。
  這些事情,秦無名并不知道。
  他只知道玲兒死了,五十年的時間過去了,到了他要報答玲兒的那一飯之恩的時候了,他走過了許多地方,才在大河村發現了玲兒的氣息。
  秦無名知道玲兒必是死于非命,只是想不到她會變成那么兇的水鬼。
  秦無名很心疼玲兒,她生前必定是遭受了巨大的折磨,才會有著無盡的怨氣變成兇鬼的。
  以他的本事,當然可以輕松的替玲兒報仇,可那樣并不能化解玲兒的怨氣,所以,他要一步步的來,把曾經的兇手一一按照玲兒的意愿除掉。
  更重要的是,秦無名覺得背后還有隱情,他要查明真相。
  當秦無名想著這些的時候,老村長他們幾個已經悄悄來到了祠堂外面。
  在他們衣袖里,各自藏著一根長長的黑色長釘。
  下一刻,老村長他們就走進了祠堂,看到盤腿坐在地上閉著眼睛的秦無名后,老村長當即就上前笑道:“小先生,祭祀的事兒還能再商量商量嗎?”
  秦無名微微睜開眼睛,盯著老村長看了看道:“怎么?如果我說不能商量,你們就要用尸魂釘對付我了么?”
  聽到這話,老村長眼神陡然一凝,下意識的摸了下衣袖,有些驚訝的道:“你竟然知道尸魂釘?!”
  秦無名眉頭一皺,“果然,你們背后還有人,說吧,是誰教你們用的尸魂釘?”
  老村長和幾個老家伙更加驚訝了,反問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5:15:30
  老村長的辦法很簡單,那就是直接把秦無名殺了,一了百了。
  一旦秦無名死了,那祭祀河神的事兒,就是他們說了算了。
  所以,王老頭和留著八字胡的老頭,決定按老村長說的做,悄悄摸回到祠堂,弄死秦無名。
  考慮到秦無名能從大河邊回來,說明變成水鬼的玲兒拿他沒辦法,確實是有些本事的。
  于是,老村長為了保險起見,動用了尸魂釘。
  尸魂釘不但能夠對付鬼魂僵尸,還可以破掉道門中人的法術,這也是他們幾個至今還能安然無恙的原因,只要有尸魂釘在,玲兒就不敢對他們動手。
  尸魂釘是當初那個神秘人傳給他們的,是他的獨門陰器,天下間能認出尸魂釘的人,就算是道門中人也不多。
  誰知,秦無名竟然一眼就喊出了他們手中拿的尸魂釘,這讓老村長不得不驚訝。
  其實秦無名心里比老村長他們幾個更加驚訝,只是沒表現出來而已,不過這也確定了他的猜測,老村長他們,身后果然有人。
  看來這個大河村并不簡單,不然尸魂釘不會出現在這里。
  望著老村長驚訝的表情,秦無名并沒有回答他的話,站起身來,將手背在身后,道: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只要你們能說出教你們使用尸魂釘的人,我可以考慮給你們一個全尸。”
  聽到這話,王老頭急了,當下就跳出來怒道:“后生,你別想打聽主人的事,既然你認得尸魂釘,那你肯定知道尸魂釘的厲害吧,等下死的會是你!”
  八字胡老頭也跟著說道:“不錯,不管你是什么人,想害我們,就讓你嘗嘗尸魂釘的滋味兒。”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5:36:00

  秦無名呵呵一笑:“尸魂釘專釘魂魄,不管是人是鬼,一旦被被釘住,就會動彈不得,在極度痛苦中慢慢死去,那滋味兒,比起萬蟲蝕骨還要更甚。”
  老村長有種不祥的預感,眉頭一緊:“連這個你也知道?”
  秦無名笑而不語,心頭卻是疑惑不已,竟然把尸魂釘傳給幾個鄉野村夫,會是誰?
  如果說是用尸魂釘對付玲兒,那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,別說玲兒只是一個五十年的厲鬼,那怕是那種百年兇鬼,也算是殺雞用牛刀。
  若不是為了對付玲兒,那就只能是為了對付道門中人了。
  可如今道門破落,真正有道行的高人都是隱世不出,也沒有太大的道理。
  思來想去,秦無名都無法推測出背后那人的真正目的。
  “老大,別跟他廢話了,趕緊殺了他!”
  見秦無名半天不說話,肥胖的王老頭沒了耐心,當下就對老村長說道。
  說完這句話,老村長他們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,點點頭后,三人便同時念念有詞的嘀咕了幾句,最后喊了聲“疾!”
  只見他們袖口里的尸魂釘,突然化成了三道黑光,朝著秦無名的身上激射了過去。
  然而秦無名絲毫不慌,眼看著尸魂釘就要打在他身上的時候,才猛的伸出右手,然后大手一揮,三道黑光就不見了。
  接著,秦無名緩緩攤開右手,三枚黑色的尸魂釘已經躺在了他的手心里。
我要評論
作者:飄凌頂 時間:2019-01-17 15:49:20
  想知道后續,誰有作者電話,求騷擾,求催更!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5:56:30

  老村長他們三人眼睛都瞪直了,不敢相信的喃喃道:“這怎么可能!”
  他們那里知道,尸魂釘這種東西,可是秦無名創造出來的。
  當初秦無名不修道不修佛,專修鬼道,創造出了許許多多對付各種鬼魂妖怪和道門中人的陰器,尸魂釘只是其中一種。
  眼下老村長三人拿尸魂釘對付他,那不是關二爺面前耍大刀么?
  不過,看著手中的尸魂釘,秦無名卻是眼神復雜。
  尸魂釘的制作并不難,他曾傳給三個徒弟制作之法,徒弟又收徒弟,他這一門雖然弟子不多,但這么多年來,沒有一千,也有八百人了。
  本來他還以為是那個徒子徒孫做惡,把尸魂釘給了老村長他們害人。
  可眼前的尸魂釘,卻是有著他獨有的記號。
  秦無名親手制造過很多陰器,每一個都留有獨特的記號,當初他親手制造的九枚尸魂釘,竟然會有三枚出現在了自己眼前。
  秦無名十分疑惑,親手做的陰器,即便是尸魂釘這種下等陰器,也應該會被徒子徒孫當成寶貝才對,怎么會隨便送給三個心術不正的鄉野村夫呢?
  會是那一代的不孝徒孫呢?
  盯著尸魂釘看了一會兒,秦無名越來越不爽,眼神忽然一凝,厲聲對老村長問道:“說,給你們尸魂釘的人,長什么樣子!”
  老村長這會兒還在震驚著,萬分驚訝的道:“你怎么可能徒手接住尸魂釘呢?”
  王老頭也是滿頭冷汗,難以置信的跟著道:“不可能的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6:17:00

  秦無名見他們不回自己話,有些火了,聲音大了分道:“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  老村長三人被喊的一愣,這才回過了神兒,不過仍舊沒回秦無名的話,又反問了一句,你到底是什么人?
  秦無名真火了,懶的再跟他們廢話,手一甩,三枚尸魂釘陡然間就射進了老村長三人的身上。
  三人頓時感覺身上劇痛,還伴著巨癢,不停的撓抓了起來,片刻的功夫,渾身上下就被自己抓撓的鮮血淋淋。
  他們不停的哀嚎著,可中了尸魂釘,想暈過去都不行,王老頭甚至都已經抓破了自己身上的肥肉,流出了淡黃色的脂肪。
  眼看著他們已經奄奄一息了還在不停的撓著,秦無名這才招了招手,三枚尸魂釘立刻就飛離他們的身體。
  接著,秦無名又冷聲道:“我最后問一遍,給你們尸魂釘的人,是誰?”
  老村長三人這會兒看著秦無名滿眼都是恐懼,他們再傻也明白了過來,想要殺掉秦無名,簡直就是個愚蠢至極的主意。
  老村長不敢隱瞞了,哆嗦著回道:“我……我們也不知道主人是誰,當初他穿著黑色斗篷,我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臉。”
  八字胡老頭也急忙道:“真的,我們從來沒看到過主人的臉,只知道他有高又瘦。”
  秦無名眉頭緊皺,這種信息完全沒用。
  一看秦無名皺眉,王老頭慌了,趕緊說:“我還知道一點,主人身上有著一股淡淡的香氣,我覺得他跟我們說話的聲音是假的,主人很有可能是個女人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6:37:30

  秦無名眉頭皺的更緊了,女人?
  他可從來沒收過女弟子,而且門內規矩也是不收女人,鬼道一門,本就是屬陰,女人天生陰氣重,修鬼道是要遭反噬的。
  難不成,是當初的死對頭?
  秦無名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,不過也不可能,那個女人,可是名門正派,視他鬼道一門為邪魔歪道,不可能用他的尸魂釘,更不可能收這三個惡徒當仆人。
  秦無名只好繼續問:“你們把當初的事情,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!”
  老村長一怔:“什么事?”
  秦無名冷哼道:“玲兒的事,還有你們主子出現以后的所有事!”
  老村長有些猶豫,但看到秦無名手中的尸魂釘,渾身打了個激靈,相比那種滋味兒,死都是一種幸福。
  他不敢隱瞞了,當下就把當初怎么害死的玲兒,以及神秘人突然出現之后,又收了他們當仆人的事情。
  秦無名聽完之后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玲兒的死,比他預想中要好一些。
  目前秦無名在意的是,那個神秘人,他又有著什么目的?
  沒想到,是那人讓老村長他們把玲兒沉到大河里去的,這個舉動是什么意思?
  能隨意把尸魂釘給仆人的家伙,肯定會料到玲兒一定會變成水中厲鬼,可他卻沒再管大河村的事。
  老村長交代,玲兒死后,那人給了他們尸魂釘,教給了他們使用之法后,就走了,這五十年的時間里,沒再露過面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7 16:58:00

  秦無名很費解,思來想去,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  “他走之前,沒說讓你們做些什么嗎?”秦無名又問道。
  老村長和另外兩個老頭都是搖搖頭:“沒有,主人把尸魂釘給我們的時候說,若是碰到道門中的高手,就用
  這個殺了對方,沒別的吩咐。”
  秦無名覺得不對勁兒,看了看他們三個一臉恐懼的樣子,知道他們沒說謊。
  不對!
  下一刻,秦無名意識到了一件自己忽視的一件事,再次開口道:“當初應該是你們四人吧,另外一個人呢?”
  老村長趕緊回道:“吳老二膽子小,之前就被小先生你嚇尿褲子了,根本不敢來,而且主人也沒給他尸魂釘。”
  秦無名心中一松,腦子里有了一個答案,看來,真正知情的人,是他啊!
  想到這里,秦無名目光一凝,再度看向老村長他們三個道:“你們是想死在尸魂釘下,還是老老實實的去祭祀?”
  三人渾身發抖,汗濕了一背,好半天后,才哆嗦著說道:“我,我們愿意去祭祀。”
  秦無名手一揮,“那就回去等著吧,后天我要在祭祀儀式上看到你們,若是你們敢逃,必讓你們死于尸魂釘下,滾吧!”
  三人連滾帶爬的離開了祠堂,滿臉絕望。
  秦無名沒可憐他們,天已經黑了,該去大河邊找玲兒了,他要確定玲兒真正的死因……。
  6
作者:半月湖2018 時間:2019-01-17 17:39:29
  求樓主開更
作者:babaaiyl 時間:2019-01-17 21:58:42
作者:石頭記20092009 時間:2019-01-17 22:12:55
  開篇看著不錯,誠意頂帖!樓主繼續
作者:石頭記20092009 時間:2019-01-17 22:18:30
  秦小哥初見女水鬼這段好搞笑:別喊了,喊破喉嚨也沒用……哈哈哈
我要評論
作者:海UD 時間:2019-01-17 22:30:22
作者:石頭記20092009 時間:2019-01-17 22:42:14
  樓主,更貼啦
作者:不咬人U 時間:2019-01-17 23:08:27
  太他娘的扯了,走了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09:34:47
  普通人都怕黑,眼睛看不到,就會莫名生出一種恐懼感,殊不知,黑并不可怕,可怕的反而是能看到,卻看不清,光線不好的環境。
  今天正好是月中十五,月亮特別的亮,光線徐徐的灑在大河的河面上,波光粼粼的。
  水面上,明顯有著一團水草一樣的東西,而在水草中間,則是有著一個白花花的影子,看著就像是一條大魚似的。
  可要仔細看的話,便能發現,那個白花花的影子,分明就是一個仰躺在水面上的女人,所謂的水草,分明就是她的頭發。
  “原來,你就是這么修煉的啊。”
  來到大河邊后,秦無名直接對著躺在水面上的女人說道。
  嘩啦一聲水響,女人徑直從水面上坐了起來,長長的頭發,俊俏白凈的臉蛋,正是水鬼玲兒。
  “你是不是我故人的后人?”玲兒猜想了一天秦無名的身份,感覺他有些眼熟,知道自己的名字,除了五十年前的故人之后,她實在想不出秦無名還有別的身份了。
  秦無名微微怔了下,接著又輕笑了起來:“我可不是你的什么故人之后,不過你說的也不全錯,我確實是你的故人。”
  玲兒驚呀道:“不可能!已經過去五十年了,你怎么可能會這么年輕?”
  秦無名指了指玲兒:“你不也是像五十年前一樣年輕貌美么?”
  玲兒忽然意識到了什么,然后上下打量著秦無名疑惑的道:“難道你也是是鬼……”
  話沒說完,玲兒就自己否決了,她可以清楚的感應到,秦無名身上的活人氣息,再說之前也嘗過他的血,鬼魂是不可能有血肉的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09:55:14

  秦無名擺了擺手:“看來你已經把當初的我這個登徒子忘干凈了,不過我的事并不重要,還是說你的事吧。”
  聽到這話,玲兒忽然瞪大了眼睛,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了五十年的記憶,當即就失聲喊道:“你是當初那個乞丐登徒子!”
  玲兒終于想起來秦無名是誰了,可這讓她更加驚訝了,眼前的秦無名,樣貌簡直跟五十多年前沒什么兩樣,一個活人,怎么可能會長生不老?
  “你懂的長生之術?”玲兒忍不住的問道。
  秦無名搖搖頭,他雖然活了很久很久,可他知道,自己也是會死的,其實他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狀況,自從修煉了鬼道,自己就永遠保持著年輕的樣貌了。
  不過話說,女人怎么都是這樣子,注意力只會放在自己在乎的事情上,他不都說了么,現在要說她的事,秦無名忍不住的腹誹。
  玲兒見秦無名干搖頭不說話,有些氣惱:“你這登……你不懂長生之術怎么會這樣,我都已經死了五十年了,你干嘛還來找我?”
  秦無名神色一黯,道:“我確實不懂長生之術,我來找你的目的,昨夜就已經說過了。”
  玲兒愣了愣,冷冷的看著秦無名道:“你果然還是個登徒子,我都已經是鬼魂了,你還想得到我?”
  秦無名很無語,不過有些事沒法解釋,只能苦笑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讓你做我的女人,并不是為了得到你,這個以后你自然會知道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0:15:45

  玲兒警惕的道:“那你究竟想干嘛。”
  秦無名一陣的頭大,女人還真是麻煩,那怕做鬼,也是一堆的小心思,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,照這么下去,什么時候才能說到正事兒啊。
  于是,秦無名沒再啰嗦,不理會玲兒的問題,直接問道:“我來問你,你到底是怎么死的?你又是如何學會修煉的?”
  這件事秦無名一直很奇怪,如果玲兒當初真是被老村長他們幾個害死的,那她應該變成一個孤魂野鬼,不可能成為一個怨氣滔天的水中厲鬼。
  可要是玲兒溺水而亡變成了水鬼,那就更奇怪了,因為水鬼不能修煉,殺人容易,殺道門中人就難了,那怕是個道門中的普通弟子,也能用入門級的道術除掉水鬼,可玲兒前后已經殺了六個道士了。
  玲兒聽到秦無名這么一問,頓時沉默了下來,眼中浮現出一抹恨意,沉聲道:“若是你見到我的尸身,就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  秦無名皺了下眉,“好,那我就下水看一看你的尸身吧。”
  說著,秦無名就走進了大河里,神奇的是,當秦無名下水之后,他的頭上自動形成了一片真空,水完全浸入不了,可以呼吸自如。
  秦無名在水中如履平地,徑直走到了河中深處的地方。
  玲兒眼中滿是驚訝,這人,怎么會如此神奇?
  不過玲兒來不及多想,秦無名就示意她前面帶路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0:36:15

  玲兒眉頭緊蹙,猶豫了下,還是帶著秦無名來到了自己尸身之處。
  秦無名看到玲兒的尸身,心中的疑問更大了。
  只見玲兒的尸身,還在一綁著石頭的木板上釘著,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容貌,關鍵是,尸體居然沒有半點兒腐爛的跡象。
  不過,在玲兒的額頭上,貼著一張黑色的符紙,她的小腹處,還釘著一枚比尸魂釘更長的黑色長釘!
  尸魂養成!
  尸為煞,魂為鬼。
  道門中有一門派叫茅山,茅山派的道士,最擅長養尸,養成的尸煞可以成為他們捉鬼除妖的傀儡。
  除了茅山的養尸,道門中還有著一種養鬼之術,把鬼魂養成奴隸,可以御鬼做事生財等等。
  養鬼術很多道門中人都會,只是因為太過陰邪,已經被道門視作邪門歪道,封禁了。
  不過,秦無名曾經創出一門更加厲害的陰術,可以把尸煞和鬼魂一起養成強大的邪祟。
  尸煞缺魂,所以無智,只能成為傀儡,鬼魂無形,不敵強大的對手。
  所以,秦無名綜合尸魂的特點創造出了尸魂養成的術法,把鬼魂封鎖進尸身,再讓鬼魂修煉,成為強大的活死人。
  曾經,秦無名手中有過十大尸魂將,殺的敵人不計其數。
  只是后來,秦無名覺得十大尸魂將也有著自己的靈智,控制他們的手段,有些殘忍,就放了他們的自由,然后又親自封禁了尸魂養成之法,沒傳給任何一個弟子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0:56:44

  所以,尸魂養成的手段,世間本該只有秦無名一個會才對,可此時,玲兒頭上貼的黑色符紙,分明就是鎮尸聚陰符,小腹上的十寸多長的黑釘,正是鎖魂針。
  鎮尸聚陰符能保尸體不腐不化,不停息的吸收陰氣,可讓尸體修煉成刀槍不入的金剛不壞身。
  鎖魂針,則是比尸魂釘更厲害的東西,它能讓鬼魂完全和尸體契合,引渡尸身吸收的陰氣讓鬼魂修煉,同時又能讓鬼魂修煉的力量反哺給尸身。
  有了這兩樣東西,尸魂一體的活死人,百年就能成尸魂將。
  秦無名越看越驚訝,被自己封禁的禁書不但沒有失傳,反而用到了玲兒的身上,會是誰?
  這會兒秦無名完全明白玲兒是怎么死的了。
  當初玲兒被老村長他們投進大河的時候,肯定只是昏死過去了,氣息未絕,她是溺水死的。
  然而在她魂魄離體以后,那個神秘人突然出現,又將她的鬼魂鎖進了尸體內,再貼上鎮尸聚陰符。
  那人,是想把玲兒養成尸魂將!
  “當年,那人把我弄成這樣,我逃脫不得,一直到五十年后的今天,才得以離開我的尸身,我怎能不恨,怎么不報仇!可惜,當年害我的幾個兇手,每人手中都一個黑色的釘子,我不敢找他們,只能找些跟他們有血緣關系的人下手。”
  見秦無名盯著自己的尸身表情變幻個不停,玲兒開口說道。
  秦無名聽出玲兒怕的是老村長他們手里的尸魂釘,不過,緊接著就注意到了玲兒話里別的信息,她的鬼魂,竟然是自己離開尸身的?
  這讓秦無名渾身一震,要知道,中了鎖魂針,鬼魂應該無法離開尸身才對,不過,他轉念一想玲兒的真正身份,頓時明白了過來。
  要說世間能做到這件事的人,除了他自己,也只有玲兒能做到了。
  秦無名長出了一口氣,收回自己的情緒,溫柔的看著玲兒道:“放心吧,你怕的那種黑色釘子,他們已經沒有了,后日一早,我便會把他們投進大河里,任你處置。”
  玲兒一愣:“你要幫我報仇?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等做完這件事,我還會了卻你另外兩個心愿。”
  玲兒滿臉驚訝:“你還知道我另外的兩個心愿?”
  秦無名苦笑,“當然。”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1:17:15
  自從接觸秦無名開始,玲兒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,自己修煉五十年的道行,卻在他面前毫無抵抗之力,嘗他一滴血,能抵的上自己苦修一年。
  先前他說要幫自己完成心愿,本來玲兒還感覺沒什么,畢竟那怕是個普通人,也會知道厲鬼復仇殺人的心愿。
  可他竟然還知道自己有另外的兩個心愿!
  這就讓玲兒不得不驚嘆了。
  “登徒子,你莫不是為了得到我,才哄騙我的吧?你倒是說說,我另外兩個心愿都是什么。”想到這里,玲兒帶著懷疑,說道。
  秦無名嘴角微抽,“能不能別叫我登徒子,說的我好像貪圖你美色似的。”
  玲兒白了秦無名一眼,哼道:“口口聲聲說讓我做你的女人,難道不是么。”
  秦無名認真的道:“還真不是,再說了,你現在只是個水鬼,能看不能用,我貪圖你美色干嘛。”
  總有些看多了閑書的窮酸書生,幻想著遇到一個美艷女鬼,然后跟女鬼發生點兒什么。
  殊不知,鬼魂無形,沒有肉身,咋可能交合?
  除非夢中。
  玲兒開始沒反應過來,怔了片刻,等到明白過來秦無名話里的意思后,頓時羞惱成怒:“齷齪!”
  秦無名攤攤手:“怎么,難道我說錯了啊,我可對夢媾沒興趣。”
  玲兒氣的頭發亂飛,想大罵秦無名,奈何她不會罵人,憋了半天才罵出:“無恥!下流!”
  秦無名哈哈大笑,很多很多年,都沒有這么跟一個女人斗嘴了,看著玲兒氣的怒發沖冠的樣子,心里說不出來的暢快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1:38:00

  不過很快的,秦無名就收斂笑容,擺擺手道:“好了,記得,后日一早,那幾個兇手就會投進河里,之后我再來找你,幫你完成另外兩個心愿。”
  說罷,秦無名便轉過身,直接走出了水底,離開了大河。
  夏天夜短,秦無名回到祠堂沒多久,天就亮了。
  不過一整天的時間,村民們都在準備著祭祀河神的事,沒有人再來祠堂看秦無名。
  秦無名也沒閑著,隨時在暗中留意著老村長他們。
  老村長他們知道自己難逃一死,索性那里都不去了,躲在家里大吃大喝,不是他們不想逃,而是他們真怕了尸魂釘的滋味兒了。
  與其死在尸魂釘下,倒不如去河中溺死,反正已經活夠本兒了。
  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祭祀的日子,一大早,村民們便都默契的去了大河邊。
  三牲六畜的祭品已經準備好了,村民們把祭品放到了搭建出來的祭臺桌上,就點上了香燭。
  老村長,胖老頭,八字胡老頭,還有那個嚇尿褲子的膽小老頭,也渾身哆嗦的來到了大河邊。
  看到老村長來了,有個村民當即就上前問道:“不知道是那三位老者給河神祭祀啊?”
  老村長臉色鐵青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秦無名,發現秦無名這會兒正在若無其事的把玩著尸魂釘,頓時一陣的頭皮發麻,只能咬著牙說道:“我,王老,還有陳老,我們三人為了村子,自愿獻身河神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1:58:30

  不知內情的村民們愣了下,馬上高呼村長他們高義,村里的人會永遠記得他們的。
  老村長他們一聽這話,臉色別提多難看了。
  這時,秦無名走到了祭臺桌前,看了看老村長他們,張口道:“好了,祭祀儀式馬上開始,還請三位去坐到河邊的筏子上吧。”
  老村長一看,河邊上果然擺著三個筏子。
  那筏子其實就是用枯樹枝和麻繩捆起來的,雖然有些浮力,但要是人坐在上面,筏子去到水里不一會兒就會散開,到時候人可就直接落入大河中了。
  對于老村長他們來說,這應該是最恐怖的事情了,明知道死,偏偏要去送死。
  三人腿都軟了,在眾人的攙扶下,才坐上了筏子。
  這個時候,眾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這里,沒人發現,那個幸免的膽小老頭吳老二,眼中閃過了一抹怪異的精光。
  然而這一幕,秦無名卻是看到了,裝的倒是挺像,真當我什么都不知道么?呵呵,你的下場會比那三人還要慘!
  祭祀河神的儀式開始了,村民們三叩九拜之后,便將三個筏子推進了河里。
  筏子飄到了大河中央,便散開了,三個老家伙噗通一聲便跌進了水里。
  讓村民們感覺可怕的是,三人還沒來得及掙扎,就仿佛被什么東西直接拖到了水下,只是汩汩冒了一串水泡,便沒了動靜,再也沒浮起來。
  “好了,祭祀儀式完成,大家散了吧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2:19:00

  看到這一幕,秦無名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  不過,這時,有一個村民站出來問道:“小先生,以后再祭祀河神,還要活人祭祀么?”
  秦無名早就料到會有人問這個,當下道:“當然。”
  村民追問道:“那還是要年過半百的老者嗎?”
  秦無名搖搖頭:“不,下一次,就沒有年紀的限制了,什么人都可以。”
  村民縮了縮脖子:“那我們怎么選人啊?還是一次三個么?”
  聽到這話,村民們都停下了腳步,看向秦無名。
  秦無名掃了一眼眾人道:“不必,以后只需一人,選人之法很簡單,由你們所有村民共同投票選出來便可,票數超過九成以上者,就把他當成祭品,若是當年無人超過九成的票數,當年就可以不用活人祭祀。”
  這個方法,其實就是讓村民選出那個共同討厭的人,能被九成的村民討厭,說明那人絕對不是什么善良之輩。
  九成,也可以杜絕作弊,以及那些公報私仇的人。
  秦無名知道,人心叵測,總會有惡人,這也算是能讓人團結起來對付惡人的手段吧。
  聽到秦無名的話,村民們都是松了一口氣,至于他們能不能理解秦無名的意思,那就不知道了。
  秦無名暗嘆了一口氣,心說自己的這個辦法雖然還有漏洞,但也沒別的更好的辦法了。
  擺擺手,秦無名就讓村民們都散了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2:39:30

  接下來,就該去找那個幕后的知情者了。
  夜幕降臨,烏云蔽月,風也高,秦無名緩緩走出了祠堂,朝著一個舊屋走了過去。
  夏天的風難得,特別是今天晚上,風大,也涼,讓人感覺到一種陰冷,不過這到讓村民們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。
  只是,安靜的村子里,那個舊屋卻亮著昏暗的煤油燈,一個人影似乎還在忙活著什么。
  秦無名徑直走到舊屋前,猛的推開了房門,喊道:“吳老二,忙什么呢。”
  吳老二嚇了一跳,慌亂的把手上的東西藏在了衣袖內,抬頭一看,發現是秦無名,當即就緊張的道:“你,你怎么來了?”
  秦無名冷笑,盯著他道:“還裝?”
  吳老二不敢看秦無名,干笑笑道:“小老兒不明白小先生的意思。”
  秦無名反手把門關上,然后不客氣的找到一把椅子坐了下來,然后把三枚尸魂釘扔在吳老二面前的桌子上:“認識這東西吧。”
  吳老二身子顫抖了一下,“認識,尸魂釘。”
  秦無名道:“他們三個都有,你為什么沒有尸魂釘呢?”
  吳老二結結巴巴的解釋:“主人,主人只有三枚尸魂釘,便沒給我。”
  秦無名道:“那他給了你什么東西。”
  吳老二急忙道:“主人見我膽小,知道我不成事,什么也沒給我。”
  秦無名眼神一凝:“你膽子小?呵呵,怕是誰也沒你的膽子大吧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3:00:00

  吳老二惶恐的都要跪在地上了,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:“小先生,小老兒怕死,您可別讓我也去祭河神啊。”
  秦無名看笑話似的,玩味道:“你就別演戲了,一個膽子小的人,怎么敢用鎮尸聚陰符和鎖魂針呢,你膽子小,老村長他們三個寧愿赴死也不敢供你出來?”
  吳老二一聽這話,立馬停止了動作,然后站起身來,直視著秦無名:“你全都知道。”
  秦無名不置可否,說道:“怕是這會兒,村民們還都以為,是我逼的老村長他們三個去祭祀的河神吧,殊不知,他們怕的不是我,而是你吳老二。”
  吳老二這會兒變得不像一個被嚇尿褲子的膽小老頭了,眼中滿是陰鷙,陰笑著道:“后生,我真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,不但認識尸魂釘,連鎮尸聚陰符和鎖魂針也知道,這些可是連那水鬼都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  秦無名冷哼一聲:“說吧,你們在這么一個偏僻的小山村,養尸魂將,到底是為了什么。”
  吳老二忽然笑了:“我還當你什么都知道,原來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  秦無名眉頭一皺,“告訴我,不讓也讓你也試試尸魂釘的滋味兒。”
  吳老二哈哈大笑,看了一眼桌上的尸魂釘,不屑的道:“這東西,對我可沒用,既然你壞了主人的大事,還識破了我,那我就不能留你了。”
  說著,吳老二便掏出了藏在衣袖里的東西。
  秦無名一看,瞳孔陡然一縮,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有!
  看來,他們不僅僅是要在大河村養出一個尸魂將啊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3:20:30
  吳老二掏出的東西是一個鈴鐺。
  那鈴鐺約莫七寸大小,是個通體黃色的銅鈴,不少道門中人都知道銅鈴的名字,御尸鈴!
  御尸鈴是茅山獨有的道器,除了可以用來趕尸,御尸外,還可以召喚埋葬地下的老尸,這也是唯一能夠克制尸魂將的東西。
  當年,茅山老祖,曾經用御尸鈴差點兒毀了秦無名的一位尸魂將。
  看到吳老二拿出御尸鈴,秦無名就知道他為什么有恃無恐了,看來,他早就有了防備。
  不過,讓秦無名多少有些奇怪的是,大河村這種地方,并非陰地,屬于那種陰氣陽氣都很平衡的地方,不太可能出現百年以上的天然老尸。
  可是這吳老二,卻拿著御尸鈴待在這里,他在圖謀什么?
  “你是茅山弟子?”秦無名當即問道。
  吳老二沒有回答,陰笑著說道:“你這后生,毀了我十二具尸傀我忍了,可你不該壞主人的大事,不過算了,你能認識尸魂釘,鎮尸聚陰符和鎖魂針,說明你也有些手段,若是把你做成尸傀,主人就不會怪罪我了。”
  秦無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,茅山派的家伙都是把尸煞當成自己的傀儡的,那十二具尸傀,應該就是自己剛來時燒掉的那些尸體了。
  生前越是強大的人,死后變成的尸煞也就越厲害,特別是道門中人的尸體,養上十年,就能抵得上百年老尸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3:41:00

  所以,茅山弟子除了喜歡去有百年老尸的陰地,最喜的就是碰到不開眼的道門中人了。
  “你真要對我動手?”隨即,秦無名盯著吳老二道。
  吳老二不回答,猛的往后退了一步,搖響了手中御尸鈴。
  叮鈴鈴……
  隨著御尸鈴響起,秦無名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陰氣突然出現了。
  緊接著,門外面就響起了咔嚓咔嚓的破土聲,片刻后,又有了嘣嘣的腳步聲。
  秦無名不用看也知道,此時的大河村,一定有許多的尸體,像是活過來了一樣,從地下破土而出,都朝這里趕了過來。
  吳老二滿臉的得意,聽到動靜之后,就退出了房間,獰笑著道:“小子,死吧,乖乖的成為我的尸傀,可以讓你少受些苦頭。”
  秦無名不屑的笑笑道:“你就這么有把握對付我?”
  吳老二哈哈一笑,嘲諷的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有些手段,可你對大河村一無所知。”
  說著,吳老二就退道了院子中間,把手中的御尸鈴又使勁的搖了幾下。
  秦無名跟了出去,一看,周圍竟然來了密密麻麻的人影。
  那些人影,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爛爛的,還有著不少新鮮的泥土,一看就是剛從地下爬出來的僵尸。
  關鍵那些僵尸,動作并不僵硬,行動敏捷,完全不是剛死了沒幾年的僵尸。
  秦無名注意道,這些僵尸的數量不下百具,至少也是五十年以上的老尸,甚至,有著幾具僵尸,已經是百年以上的老尸了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4:01:30

  秦無名想不通,區區一個大河村,怎么會出現這么多的僵尸,而且還沒讓自己發現。
  要知道,以他的能力,那怕剛死的人想要變僵尸,他也是可以感應到的。
  秦無名不相信吳老二有遮掩尸氣,可以瞞過他的手段,那就只剩下了一種可能,這個大河村,有問題。
  來不及多想,成群的老尸已經來到了吳老二的身后。
  “去死吧!”
  吳老二沒再啰嗦,御尸鈴再度一搖,指了指秦無名后,一大群老尸就全都朝著秦無名撲了過去。
  此時的吳老二,心中也是很氣憤,原本想著秦無名殺了村長他們后就離開的。
  他不想暴露自己,所以平時裝的都是很慫的樣子,即便河里的那個女人,已經成不了尸魂將了,他也不想去找秦無名的麻煩。
  可那不識好歹的小子,竟然看穿了自己。
  主人交給他的任務,已經功虧一簣,他都不知道該怎么交差,一定得弄死秦無名,把他煉成一具強大的尸傀,才能抵消自己的罪過。
  然而,吳老二做夢也想不到,他注定是要無法成功的,因為,他完全不知道秦無名是個什么樣的人。
  眼看著成群的僵尸,像是見了獵物的惡狼似的,低吼著來到了面前,秦無名這才不慌不忙的張開了口,喊了一聲:“破!”
  這一聲破喊出,只見成群的僵尸忽然停下了腳步,捂住耳朵痛苦的掙扎了起來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4:22:00

  所謂茅山御尸術,是用御尸鈴的音波,控制著僵尸的行動,在道門中稱為音道。
  換做其他人,面對這么多的老尸,還真就兇多吉少了。
  可惜,吳老二不知道,當初秦無名不用任何道器和陰器,只是一張嘴,就能控制十大尸魂將,更別提這些老尸了。
  片刻后,數量不下百的老尸,便全都倒在地上,化成了一堆枯骨。
  吳老二傻眼了,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情景,僅僅喊了聲破,就毀掉了他能控制的所有老尸,這種手段,怕是主人都做不到吧。
  秦無名面無表情,看了一眼地上化成枯骨的老尸后,就徑直走到了吳老二面前。
  吳老二嚇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:“你,你別過來,你,你不是人!是怪物!”
  吳老二快哭了,要知道,那可是整整一百具老尸啊,其中還有八具是百年老尸,別說一個人,那怕是最強大的道門門派的弟子都來了,也要被這群老尸吞了。
  可秦無名,手都沒動,張張嘴就毀了百具老尸?
  “那些老尸,都是那里來的?這么個小村子根本不可能出現那么多的老尸吧。”
  秦無名低頭看著吳老二,淡淡的問道。
  吳老二還沒回過神兒來,還在喃喃的道:“怪物,怪物。”
  秦無名一巴掌抽到了吳老二的臉上:“醒醒。”
  吳老二懵了一下,感覺到臉上傳來的劇痛,這才清醒了過來,這才慌亂的回道: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4:42:30

  秦無名哦了一聲:“剛剛你想把我做成尸傀是吧,好,那現在就讓你嘗嘗活尸傀的滋味兒吧。”
  說著,秦無名手一抖,一枚尸魂釘就射進了吳老二的身體里。
  吳老二頓時慘叫一聲,緊接著就發現,從腳掌往上,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消失,只剩下了皮包骨。
  不一會兒的功夫,他的一雙大腿,就變成了枯樹皮一樣。
  吳老二大駭,連忙道:“小先生,我真不知道啊!是主人教我的。”
  秦無名擺了手,血肉消失的跡象立馬停了下來,然后接著問:“繼續說,你的主人是誰?他讓你待在這里的目的是什么?”
  吳老二猶豫了下,可看到自己的大腿,和秦無名冷冽的眼神,趕緊回道:“我,我也沒見過主人的真面目,主人讓我守著大河村,養一個尸魂將出來。”
  秦無名眼睛一瞪:“說出你真正的目的來!”
  吳老二渾身哆嗦,心知秦無名已經看出來自己沒全交代,當下就哭喊道:“我不能說啊,主人會殺了我的!”
  秦無名眼神一凝:“你想知道,活尸傀是什么么?”
  吳老二瞪眼搖頭。
  秦無名呵呵笑道:“你的頭,還是現在這個頭,但你的身子,會跟你的腿一樣。”
  吳老二聽到這話臉都青了,哆嗦著道:“主人讓我守在這里,是,是不讓人知道那條大河真正的名字。”
  秦無名眉頭一皺,大河真正的名字?
  吳老二吞了口口水,“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,主人說我不能暴露,不能讓知道大河真正名字的人活著離開。”
  秦無名盯著吳老二道:“大河的名字是什么?”
  吳老二知道自己不說不行,一咬牙,道:“三,三途河。”
  秦無名一愣,三途河?
  凝著眉頭,來回念叨了幾遍三途河。
  緊接著,秦無名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,頓時渾身一震,什么都明白了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5:03:00
  三途河,也是生死界,這里是除了鬼門關外的另一條通往死界的地方,不同的是,只有鬼魂才能見到鬼門關。
  可是三途河,即便是活人,也是可以進入的。
  不過知道生死界這個地方的人很少,鬼魂更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來生死界。
  難怪大河村的陰陽氣那么平衡,還會有著那么多的老尸,難怪吳老二他們的神秘主人要派他們鎮守這里。
  也難怪他們要在這里把玲兒養成尸魂將,而玲兒在逃出鎖魂釘控制的尸身以后,卻逃不出大河的原因,也是因為這個。
  一切的原因,都是因為大河就是三途河。
  據說,若是能夠控制三途河,就能夠得到生死兩界的力量,當初秦無名也曾經找過這個地方,可惜一直沒有找到。
  沒想到,大河村的大河居然就是三途河。
  秦無名深呼了一口氣,看來吳老二他們的主人一定有著一個驚天陰謀,才會圖謀生死兩界的力量。
  然而吳老二他們,并不知道他們的主人是誰,秦無名一時間也猜不到會是誰。
  但那人有尸魂釘,還懂的尸魂將的養成辦法,必定跟自己有關系。
  “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,小先生你就放我一跳生路吧。”
  看到秦無名聽到三途河的名字面露驚訝之色,吳老二頓時求饒道。
  秦無名的目光轉向吳老二,道:“如果我沒料錯的話,大河村的村民,早晚都要被你殺死吧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5:23:30

  吳老二眼睛瞪大,驚訝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  秦無名哼道:“你背后的那主人,怎么可能會讓三途河的消息傳出去,現在不殺他們,那是因為要用活人的陽氣,平衡三途河泄露出來的陰氣。”
  吳老二點了點頭:“主人說過,這個地方許進不許出,不能讓一個活人離開村子,尸魂將出世的那天,就要把全部村民殺死。”
  秦無名當然知道,尸魂將以活人的血肉和鬼魂為食,吞噬的人越多,也就越厲害。
  眼下已經得知了大河村最大的秘密,秦無名總算松了一口氣,不過他可沒打算放過吳老二。
  就算沒有三途河這個原因,當初他害死了玲兒,也是死路一條。
  “你的主人,肯定沒有告訴過你死界那邊是什么樣子吧。”想到這里,秦無名又說道。
  吳老二使勁兒的搖頭:“沒,沒有。”
  秦無名呵呵一笑:“那就讓你去見識下死界是什么樣子吧。”
  說著,秦無名就提起吳老二,直接來到了三途河邊,然后直接丟了下去。
  吳老二瘋狂的掙扎了起來,可沒等他喊幾聲,就被一股水流卷入了水底,瞬間沒了動靜,整個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
  “哼,言而無信的登徒子!”
  然而就在這時,水面上嘩啦一聲,一個俏麗的人影就鉆了出來,語氣不滿的哼道。
  秦無名料到玲兒肯定會出來,于是趕緊解釋道:“我也不想做言而無信的人,可那人,真的不能讓他活了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5:44:00

  玲兒生氣的道:“我不是說這個,你先前明明說過要把他們交給我處置的,直接把他們殺了算怎么回事?”
  秦無名愣了下,猛的反應了過來:“你是說,之前那三個人,落入水中之后也不是你動手殺的他們?”
  玲兒白了秦無名一眼:“我都還沒來得及動手,就發現已經死了,也不知道你還用了什么妖法,他們的尸身還被一團暗流帶走了。”
  秦無名無奈的苦笑笑,不出現那種事情才怪,三途河之所以被稱為生死界,是因為它有著一種神奇的能力。
  三途河擁有著審判的力量,若是好人落入水中,水流只會緩緩的將他帶入死界,不過會把他的肉身留在水中。
  可若是生前做了惡的壞人,落入水中以后,便會被急流連同肉身一起帶入死界,讓其在死界受盡無盡的痛苦。
  聽玲兒的話,秦無名就知道,她是不知道大河就是三途河的。
  玲兒不是外人,秦無名當下就把三途河的事情告訴了她。
  玲兒聽了之后,也是驚訝萬分:“這里竟然是三途河!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放心吧,害你的那幾個人已經進入到了死界,他們的下場會比你親手殺了他們痛苦萬倍。”
  玲兒眉頭蹙了起來,思索了片刻后才又問道:“他們在死界會怎樣?”
  秦無名道:“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6:04:30

  沒有人比秦無名更了解死界,那里可是有著十八種酷刑,有些刑罰,即便是他看了,也會感覺頭皮發麻。
  只是,玲兒還是有些不甘心,略微有些失望的道:“可惜,他們并沒有死在我的手中。”
  秦無名輕搖了下頭道:“你已經殺過大河村里的十二人了,難道還解不了你的怨氣么?殺人太多,會讓你變成一個惡鬼的。”
  玲兒怔了下,然后冷哼道:“哼,我可沒殺過一人!我連這條河都出不去,即便有過六個臭道士來找我麻煩,我也只是打傷他們而已。”
  秦無名一拍腦門兒,這么說來,死過的那十二個人,八成是吳老二干的。
  那貨倒是精的很,肯定是看出有人想要離開大河村,然后利用水鬼的手段害人,故意制造大河村的恐慌。
  吳老二隱藏的也好,連老村長那幾人都瞞過了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殺光大河村的所有人。
  不過,這也讓秦無名松了一口氣,一旦玲兒手上真沾了人命,就有了殺孽,那樣的話,即便是自己的力量,想要完成玲兒的第二個心愿,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。
  如今聽到玲兒并沒殺人,倒是可以讓代價小的多了。
  “你的仇人已經全都不在人間了,你的第一個心愿也算了了吧。”
  想到這里,秦無名開口說道。
  玲兒沉默了片刻,眼中閃過一絲無奈,然后說道:“了了吧。”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6:25:00

  秦無名接著道:“那好,接下來,我就幫你完成第二個心愿吧。”
  玲兒心情有些激動,但還是有些懷疑的道:“你當真知道我的心愿?”
  秦無名輕笑道:“你不想做鬼,想離開大河。”
  玲兒道:“你能做的到?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可以。”
  玲兒道:“即便是仙人,也只能做到讓那些剛剛身亡沒多久的人復生,可我已經死了五十年了……”
  秦無名擺擺手道:“無妨,我說到就能做到。”
  玲兒忽然想起了什么,連忙道:“你可別說超度我,讓我去投胎,我可不想忘記一切成為一個嬰兒。”
  秦無名笑道:“當然不是,我會讓現在的變成一個活人。”
  玲兒眼神一喜:“難不成,你是仙人?對,你一定是仙人,都五十年了,你的樣子還是這么年輕。”
  秦無名搖頭:“不,我可不是什么仙人。”
  玲兒還想追問,但秦無名打斷了她,說道:“我也說過,你要做我的女人,你想好了么?”
  玲兒低下了頭,忽然想到了之前秦無名提過的夢媾,頓時羞惱的道:“你這個登徒子,讓我復生就為了那種事情吧。”
  秦無名無語,聽出玲兒說的是什么,當下道:“放心,除非你自愿,我絕不碰你,而且你只要侍奉我的飲食起居一年的時間,仍對我沒有感情,我便放你自由離開,怎么樣?”
  玲兒訝然:“當真?”
  秦無名點點頭:“我從不強迫人,不過,在那復生你之前,我要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6:45:30

  玲兒疑惑道:“什么選擇?”
  秦無名深吸了一口氣,緩緩道:“現在的你,已經有了五十年的道行,就算是鬼,我一樣可以帶你離開這里,同時,你還可以長生,若是復生,你只能是一個普通的女人,會生老病死。”
  頓了下,秦無名看著玲兒繼續道:“做一個強大的長生鬼魂,還是做一世普通女人,你要怎么選擇?”
  玲兒愣住了,但僅僅思考了幾個呼吸后,就堅定的道:“我寧愿做一世普通的女人。”
  秦無名心里發苦,果然,還是跟那次一樣的選擇。
  不過秦無名沒再多說什么,直接道:“好吧,那我現在就讓你復生。”
  說著,秦無名忽然掏出一把匕首,然后狠狠的在自己的手腕上劃了一刀,鮮血頓時噴涌而出。
  緊接著,又在自己的大腿上,腹部,割下了大塊的肉。
  “你干什么!”
  玲兒被秦無名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,急聲道。
  秦無名微笑著道:“你的肉身已成尸煞,不能用了,我得用自己的血肉,為你重塑一具肉身。”
  玲兒瞪大了眼睛,呆住了,他要犧牲自己?
  似是看穿了玲兒的心思,秦無名勉強的笑道:“放心,我死不了,不過會虛弱上一段時間,等你復生成人以后,我就由你照顧了。”
  話音落下,秦無名就閉上眼睛開始念道:“天無相,地無常,我以我血肉獻祭……”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7:06:00
  秦無名就像是在吟唱一樣,念了很長很長一段的咒語。
  “以我血肉,以我靈魂,以我力量獻祭,向天地再借愛新覺羅紫玲一世壽命!”
  隨著最后一個字的話音落下,秦無名的身子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,緊接著,他的身體內就冒出了一道絢麗的靈光,瞬間將玲兒包裹了起來,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繭子。
  玲兒還沒來得及驚訝,就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暖意。
  接著,一種酥酥的,癢癢的感覺傳遍了全身。
  如果有人能看到繭子里的情景的話,肯定會驚掉下巴。
  繭子里的玲兒,竟然緩緩的生出了白骨!
  當白骨完成成型以后,又開始生出血肉,內臟,毛發……
  約莫一個時辰以后,玲兒就發現自己有了心跳,呼吸。
  最后,一個頭上有著三千青絲,身子潔白如玉,臉蛋精致,宛如仙子一般的女人,便出現了。
  “我,我又成人了?”
  玲兒又驚又喜,撫摸著身上的肌膚,猶自不敢相信的喃喃道。
  現在的她,簡直就跟五十年前一模一樣。
  “先別美了,趕緊把衣服穿上吧。”
  這時,秦無名不知道從那里掏出了一身粗布衣服,虛弱的道。
  玲兒呀了一聲,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身無片縷,已經被秦無名看光了。
  她一把抓過秦無名手中的衣服,趕緊護住胸前下身:“你,你快轉過身去!”
  然而秦無名笑了笑,眼前發黑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7:26:30

  玲兒嚇了一跳:“喂,你……!”
  抱著衣服低頭一看,這才發現,秦無名這會兒面無血色,一臉的慘白,額頭上滿是汗珠,似是昏迷了。
  不過神奇的是,秦無名身上的傷口,竟然已經愈合了。
  玲兒心中百般滋味兒,估計復生自己,他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吧,不然他這么神秘強大的人不會昏倒過去。
  想到這個,玲兒心里的某種東西一下子就被觸動了。
  趕緊穿好衣服,玲兒就把秦無名抱到了旁邊的草地上,試著喊了幾聲:“喂,醒醒。”
  好半天后,秦無名才艱難的睜開眼睛,無力的擠出了兩個字:“餓,吃。”
  玲兒有些慌亂,但也聽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  可四下看看,周圍根本就沒有食物啊。
  想去村里找村民要點兒食物,但這會兒已經是深更半夜了,村民們早就睡了,關鍵也不放心把半昏半醒狀態的秦無名一個人在這里。
  玲兒急了,轉頭看了看大河,銀牙一咬道:“你再忍耐一會兒,我去抓魚來給你吃。”
  說罷,玲兒就直接跳進了河中。
  雖然她這會兒成了人,但好歹也做了五十年的水鬼,水性好的沒話說。
  大河里的魚很多,不一會兒的功夫,玲兒就抓到了兩條肥魚。
  接著,玲兒又從秦無名身上摸出火折子生了火,把魚烤了。
  看出秦無名這會兒虛弱不堪,玲兒又撕下魚肉,一口一口的喂給他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7:47:00

  秦無名吃下一口魚肉,似是恢復了些力氣,嘴角微微上揚,道:“味道很不錯,沒想到你一個公主,還有這樣的手藝。”
  玲兒哼了一聲:“權當報答你的活命之恩了。”
  秦無名沒再吱聲,這種讓鬼魂復生成人的手段,即便是他,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,至少要一個月才能走路。
  關鍵他的力量消耗干凈了,要重新慢慢的修煉回來。
  可以說,現在的秦無名,已經變成了個癱瘓的普通人。
  不過,秦無名覺得值,誰讓他欠玲兒的呢,反正自己就算成了普通人,也死不了。
  快速吃掉玲兒喂給他的一整條肥魚,當她準備撕第二條魚肉的時候,秦無名歪了下腦袋道:“我飽了,你剛成人,也需要吃東西。”
  秦無名不說還好,他這么一提,玲兒的肚子頓時就咕嚕叫了一聲,這才意識道自己也是饑腸轆轆的,恨不得吞上一頭牛。
  五十年了,玲兒終于又有了饑餓的感覺,只是那一聲肚叫,讓她十分尷尬窘迫。
  “你真吃飽了嗎?”玲兒俏臉一紅,又問了一句。
  秦無名笑笑:“快吃吧。”
  玲兒沒再客氣,轉過身,背對著秦無名大口吃了起來。
  一條魚下肚,玲兒仍意猶未盡,不過已經不再那么餓了,主要怕秦無名取笑她,就忍著說道:“現在我們怎么辦?”
  秦無名道:“眼下你已經成了活人,可以隨時離開這里了,不過要想完成你第三個心愿,要等我完全恢復過來才行。”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8:07:30

  玲兒神色一黯:“我沒急著讓你幫我完成第三個心愿,你現在能走嗎?”
  秦無名苦笑,把自己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  “那我送你去村里休養一段時間吧。”玲兒一聽他連路都走不了了,心里又是一陣感動,當下就說道。
  秦無名輕搖頭:“不行,大河村肯定還有人認識你,你這么突然出現,不是找麻煩么,你復生的消息可不能暴露。”
  玲兒眉頭一蹙:“那怎么辦?”
  秦無名想了想到:“趁天沒亮,離開這里吧,離這兒兩百多里外,有個縣城,我們去那里謀生吧。”
  玲兒愣了愣,這才意識到,她不再是水鬼了,沒了鬼魂的手段,是個活生生的女人,而秦無名也沒了力量,成了普通人,都要吃喝拉 r>  對于他們來說,眼下最重要的可不就是謀生么。
  想到這里,玲兒就有了打算,當下轉身又跳進了河里,又抓了幾條肥魚,然后用草擰成的繩子串了起來。
  兩百里的路,帶著一個癱子,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走到的,得準備著吃食。
  這經驗,可是她五十多年前逃跑的時候攢下的。
  秦無名看著玲兒忙活,裂嘴直樂:“不像公主,倒像個懂生活的賢惠媳婦兒,真是個好女人。”
  玲兒白了秦無名一眼:“我這條命是你給的,就算我不愿意做你這個登徒子的女人,也不會虧了你。”
  說著,就走到了秦無名的身前,咬咬牙,把秦無名扶起來,然后背了起來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8 18:28:00

  玲兒的身條很好,個子不比秦無名矮,他這會兒站都站不起來,要趕路的話,只能背上他。
  秦無名見玲兒一點兒都不矯情,覺得自己做的一切更加值了,當下就借機把臉貼在了玲兒的背上,一臉的享受。
  “瘦的跟個麻桿兒似的,我背著都不費勁,真不像個男人。”玲兒察覺到秦無名貼上了自己,心頭一顫,但嘴上仍舊不客氣的說道。
  秦無名一聽這個就黑了,急忙說道:“我身子是瘦,可該雄壯地方很雄壯,以后你會知道的。”
  玲兒沒聽懂秦無名話里葷意,顛了下他,哼道:“我可沒看出你有什么雄壯的地方。”
  秦無名嘿嘿了一聲,覺得眼皮子重了起來,就沒再多說什么,眼睛一閉,竟然睡著了。
  玲兒沒聽到秦無名回話,扭頭一看才發現他趴在自己背上睡了,頓時臉一紅,嘀咕了聲登徒子,就朝著大河村外走了出去。
  就這樣,倆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大河村。
  這一走,就是五天。
  路上的時候,秦無名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,醒來以后就給玲兒要吃的。
  從大河里捉的魚,第一天的時候就吃完了,所以四天的時間里,只能吃些路邊的野果。
  好在第五天傍晚的時候,倆人終于來到了那個縣城,平安縣。
  這個時候,秦無名雖然還是自己走不了路,但在玲兒的攙扶下,已經能夠雙腳沾地了。
  “進城吧,天黑之前,得找個地方好好吃上一頓。”
  看著城門口上的‘平安縣城’四個字,秦無名深吸了一口氣說道。
  玲兒蹙著眉頭道:“我們一文錢都沒有,去吃霸王餐么?你現在這身子骨,還不得被店家打死啊。”
  秦無名笑道:“那倒不會,賺錢的本事我還是有的,保證讓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  玲兒上下看了看秦無名,鄙夷的道:“你會賺錢還跟個乞丐一樣去的大河村兒?”
  秦無名一怔,連忙解釋:“那是我以前不需要錢。”
  “你現在這個樣子,拿什么賺錢?”玲兒沒再打擊他,問道。
  秦無名呵呵一笑,“雖然我沒了力量,但陰陽眼還在,看相算命的本事也沒丟,賺個飯錢還是沒問題的,而且我已經看出,這平安縣一點兒都不平安,縣城里有邪祟。”
  說著,他手往城里中間的方向一指:“光是鬼,就有十多只了,不愁沒生意。”
  玲兒一聽這話,頓時大驚!。
  11
剩余 5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作者:liuhuimiao 時間:2019-01-18 22:10:50
  真有意思
作者:唐總I 時間:2019-01-18 22:14:21
  太好了 這是繼無心法師之后第二個能讓我堅持看的
作者:齊魯財神 時間:2019-01-18 22:38:50
  好久沒看過這么好的作品了,挺欣慰
作者:一劍縹緲2015 時間:2019-01-18 23:11:24
  寫的太好了,樓下繼續努力。頂一個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09:04:15
  玲兒是個做過鬼的人,她最了解的就是鬼,若是之前,她完全不會擔心秦無名干捉鬼賺錢的生意,畢竟他的手段,自己這個有著五十年道行的鬼魂是領教過的。
  可如今,秦無名跟她一樣,都變成了普通人,甚至還不如個普通人,再去找鬼的麻煩,那不是去送死么。
  “你不要命啦!干點兒什么不好,非要再去招惹鬼干啥。”當即,玲兒就劈頭蓋臉的沖秦無名吼道。
  秦無名有些莫名其妙,看著她道:“不捉鬼,咋賺大洋給你吃好的?”
  玲兒覺得秦無名傻了,心里沒點兒數,急了:“你個憨貨,現在你就是個病秧子,走個路都費勁,是去捉鬼啊,還是去送死啊?”
  秦無名卻是笑了,大咧咧的道:“原來你在擔心我啊,放心吧,這縣城里的鬼都是些小鬼,黑狗血,大公雞都能辦了它們,根本用不著我動手。”
  玲兒沒好氣的道:“那也不行,萬一你看走了眼,是個有道行的厲鬼怎么辦?”
  秦無名指了指自己的眼睛,自信的道:“我這雙陰陽眼是天生的,還不至于走眼。”
  玲兒還想再說點兒什么,秦無名就擺擺手:“別啰嗦了,天都快黑了,咱得趕緊開個張,不然晚上就睡大街了。”
  說著,一條胳膊順勢樓上了玲兒的肩膀,不給她開口的機會,朝前一指:“快走吧。”
  玲兒心中氣的要死,這五天的時間,自己被可惡的登徒子占盡了便宜。
剩余 3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09:24:45

  可看著現在一臉蒼白,比自己還瘦的登徒子,讓她總是莫名的心疼他,主要是他長的怪好看的,比五十年前見過的狀元郎都好看,被占了便宜,竟然有些心甘情愿。
  玲兒暗惱自己,明明只是心存愧疚報恩,才口頭上答應做他女人的,現在算什么?說不清道不明。
  胡思亂想了下,玲兒趕緊甩了甩頭,轉念想,肯定是登徒子對她下了什么咒,讓她生了某種病。
  不過登徒子說的也有道理,進了縣城就不比在荒郊野外了,乞丐才會睡大街。
  她現在最想的就是飽飽的吃上一頓,再好好的洗個熱水澡。活著,可不比她做水鬼的時候,幾天沒洗身子,她都覺得自己臟了。
  生著悶氣,玲兒輕咬著銀牙攙扶著秦無名進了平安縣城。
  一路上,他倆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,都把他們當成了私奔的小兩口,不過看玲兒的時候,眼中都是有些驚艷,雖說她穿了一身村婦粗布衣裳,但架不住她臉蛋漂亮啊,讓人忍不住的想多瞅幾眼。
  但是看到秦無名的時候,目光則是變成了鄙夷,走路都要女人攙著,一看就是個病秧子,肯定不中用,可惜了那么好看的姑娘。
  倆人自然不知道旁人的心思,進了城后,玲兒就在秦無名的指引下,來到了一處人來人往,顯得很繁華的街道上。
  街道上有一個很氣派的院子,門口不但有兩個石獅子,還有四個站崗的大頭兵,大門上面的牌匾上還寫著:平安縣城司令部。
剩余 2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09:45:15

  “好了,就在這里等生意上門吧。”
  來到這里之后,秦無名讓玲兒扶著自己去附近的空地上坐著,微笑笑道。
  玲兒一看院門口的情況,當下就緊張的小聲道:“你瘋啦!這里應該是衙門吧,他們手里拿的可都是火槍,煞氣比鬼都重,你還想做他們的生意?”
  秦無名一擺手:“現在是亂世,尋常的老百姓,有口吃的就不錯了,那里還有什么錢啊,賺的就是衙門的錢。”
  玲兒有些心慌,路上的時候,秦無名早就告訴了她現在的局勢,她們的大清,早就亡了,現在的皇上叫大總統。
  不過大總統也換了好幾茬了,到處都在打仗,大的地方打,小地方也打,亂的不行,反正是個人,帶兵占上一座城就能成立個衙門。
  “你就不怕他們嘣了你?”
  玲兒雖然早就跟社會脫了節,但生前也是見識過域外毛子兵手中火槍厲害的,當下就不放心的說道。
  秦無名搖頭:“不會,這個院子里,有個小女鬼,應該鬧了不少日子了,等會兒他們不但會對咱畢恭畢敬的,還會請咱吃宴席,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,等著瞧吧。”
  就在這時,司令部門口的幾個大頭兵忽然身子一挺,打了個敬禮。
  只見,一個穿著旗袍的短發女人,扭著屁股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  那女人長的相當湊合,臉上應該是涂了一層粉,顯得很白,扭動的身子,像個肉彈,幾個大頭兵悄悄吞咽口水的動作就足以證明,她還是很饞人的。
作者:Swyjlz 時間:2019-01-19 09:49:00
  樓主更新得真過癮啊,繼續繼續,等出了實體書我一定會買的啊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0:05:45

  只是女人愁眉苦臉的低著頭,一幅苦瓜相,像是心里有事兒。
  秦無名一看女人走出了大門,當下就在那里大喊道:“無量天尊,算命看相!捉鬼驅邪,專破一切古怪事!”
  玲兒嚇了一跳,又氣又好笑,喊的這都是那跟那兒啊?嗔了他一眼小聲道:“有你這么吆喝的么?”
  秦無名噓了一聲:“生意來了。”
  果然,旗袍女人聽到秦無名的喊聲后,當下就抬起頭看了過來,不過看到秦無名乞丐一樣的打扮,又皺了皺眉,明顯是信不過。
  秦無名臉一黑,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,看來以后得弄身像樣的行頭了。
  他不想錯過賺錢的機會,又喊了幾遍。
  旗袍女人本來不想搭理秦無名的,不過想到自己男人最近的怪表現,猶豫了下,就朝他走了過來。
  “你真是會驅邪的道士?”來到秦無名面前后,問道。
  秦無名撒起慌來絲毫不臉紅,一本正經的點頭:“真真的正宗道門弟子。”
  旗袍女人不傻,試探道:“那你能看出我有什么事兒嗎?”
  秦無名裝模作樣的又道了聲無量天尊,“你沒事,是你身邊的男人有事,遇到邪祟了。”
  旗袍女人頓時眼前一亮:“你真能看的出來啊!”
  秦無名輕笑道:“當然,好在眼下還不嚴重,再過些日子,可就要出人命了。”
  旗袍女人驚訝了,“那,那你快跟我走,趕緊把邪驅了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0:26:15

  說著,女人就要拉秦無名的手。
  玲兒心中生厭,不想讓她碰秦無名,搶先一步把他從地上拽了起來。
  旗袍女人也沒計較,扭頭就急著把他們往司令部里領:“跟著我。”
  “夫人,你這是?”走到大門口,其中一個大頭兵站出來攔了一下道。
  這是咋了?怎么能把兩個乞丐往司令部里帶呢。
  旗袍女人眉毛一豎,跺腳道:“滾開,我要帶他們見司令!”
  大頭兵臉一黑,閃開身子不敢說話了。
  旗袍女人回頭望了下秦無名和玲兒:“先生快些。”然后繼續急急的往里走,高跟鞋踩的石板路當當響。
  玲兒攙著秦無名緊緊的跟著,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悄聲問道:“你就說了幾句唬人的廢話,她咋就信你了?”
  秦無名無語的小聲回道:“那可不是廢話,我也沒唬她。”
  他跟鬼魂打了上千年的交道,也跟人打了上千年的交道,就算自己現在沒了道行,一雙陰陽眼也是可以看的出旗袍女人的事。
  女人身上雖然沒有半點兒鬼氣,但她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,顯然是身邊的男人出了事,一個女人,可以自由進出司令部,大頭兵對她的態度又恭敬,那她只可能是司令的女人。
  秦無名輕易的就能斷定,院子里的小鬼,纏上的人肯定是司令,這點兒人情世故,他還是能看的出來的。
  玲兒怕旗袍女人耳朵尖,就沒再多問什么,片刻后,就來到了院子里的正屋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0:46:45

  “司令,你的事兒有人能解了!”剛一進屋,旗袍女人就激動的喊道。
  秦無名一眼看去,就發現屋內的大桌前,坐著一個身穿軍官衣裝,皮帶外扎在腰上的年輕男子。
  那男子寸頭國字臉,五官俊逸,器宇軒昂的,就是有一股子痞子味兒。
  此時,男子一臉的愁容,正在喝悶酒,旁邊還有兩個下人伺候著。
  不過,最吸引秦無名目光的,卻是那一桌子菜,有雞有魚,有素有葷的,聞著還挺香。
  “你怎么又回來了,老子不說了么,你自己回去睡!”
  看到旗袍女人,軍官男子仰頭喝掉一盅酒,不耐煩的道。
  “司令,我找了個先生,能……能驅邪。”旗袍女人走到男子跟前,低頭沖著他的耳朵道。
  年輕的司令眼睛一瞪,這才看到跟進門來的秦無名和玲兒。
  只是看到他們的打扮,就皺了皺眉頭,顯然不大相信。
  “他真是先生,剛才我啥都沒說,他就知道司令你的事兒了。”旗袍女人趕緊指著秦無名道。
  年輕的司令稍微有些驚訝:“哦?真的!”
  秦無名上前道:“這位司令,怎么稱呼?”
  司令往椅子上一靠,晃了下腦袋,耷拉著眼皮傲然道:“周星宇,你呢?”
  秦無名拱了下手:“周司令,在下無名道士。”
  周司令擺了下手,“你倒是先說說,我遇到了什么邪事兒?要是你敢蒙我,老子的家伙可不管你是什么道士。”
  說著,周司令就把腰上別的盒子炮拍到了桌上。
  秦無名淡笑笑,毫不在意,看了看旁邊的兩個下人,又看了看旗袍女人,道:“我怕現在說出來,周司令會丟人。”
  周司令一愣,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,然后揮了下手,讓兩個丫鬟和旗袍女人離開。
  等人走后,他才瞪著秦無名道:“說吧!不準今天就別出老子的司令部了!”
  秦無名道:“夜不能寐,房事不舉,見女人如見虎!”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1:07:15
  周司令愣住了,神了,太他娘的準了!
  別人不明白秦無名話里的意思,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  自打占了平安縣,他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,每天晚上都是心驚膽戰的,而且他突然不行了,就算抱著最喜歡的肉彈大姨太,他的小兄弟都不再會打敬禮了,關鍵一看到女人,他就能想到晚上看到的東西,嚇的想躲。
  周司令知道是撞邪了,偏偏不能說出去,也不敢去請先生,他堂堂一個司令,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啊。
  這可急壞了大姨太,那不是讓她守活寡嘛。
  周司令收起了傲慢,再看向秦無名的眼神,多了一種驚為天人的味道,那種事兒,天知地知,他知大姨太知,若不是有本事的天人,那能一眼看出來他的問題啊。
  于是,二郎腿也不翹了,當下就客客氣氣的道:“先生怎么稱呼啊?能不能破了在下的邪事?”
  秦無名瞥了一眼桌上的酒菜,不動聲色的道:“免貴姓秦,司令喊我無名就行,你的邪事兒對我來說,小事一樁。”
  周司令頓時欣喜,迫不及待的道:“那有勞無名先生了,現在就幫我驅了那邪吧。”
  秦無名一擺手:“別急,驅邪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,我還得了解下詳細的情況,邊吃飯邊說吧。”
  說著,他便拉著玲兒直接坐到了桌前。
  周司令愣了愣,心說這先生倒是不客氣,不過他也不是小雞肚腸的人,完全不在乎,一頓飯而已。
我要評論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1:27:45

  隨即,周司令喊人拿來了兩幅碗筷。
  秦無名早就餓壞了,抓起一直燒雞,撕了一個大腿遞給玲兒,然后抓著剩下的大半只啃了起來。
  玲兒感覺他的吃相有些丟人,不過看著他狼吞虎咽的樣子,更加餓了,趕緊把那雞大腿放到了碗里,用筷子夾肉吃。
  就這樣,倆人都只是胡吃海塞,秦無名的嘴巴里沒斷過菜,玲兒也是吃的腮幫子鼓鼓的。
  周司令看傻眼了,但考慮到無名先生是個有本事的人,心中不喜卻不敢言,不過他這個時候才注意到,先生不是一個人,還帶了個姑娘。
  那姑娘打扮的不怎么樣,可臉蛋真是俊俏,不知道甩了他大姨太幾條街,特別是她胸前鼓鼓的,大號的粗布衣服都遮擋不住,端的是個尤物。
  “無名先生,這位是?”忍不住,周司令問了一句。
  秦無名嘴巴里正忙著,頭也不抬的道:“我媳婦兒!”
  周司令長大了嘴巴:“先生不是道士么,怎么也娶親?”
  秦無名抬頭看了周司令一眼:“出家的和尚能還俗找女人,我一個道士娶親有啥稀奇的。”
  周司令恍然:“對對,道士算不得出家人,先生倒是好艷福。”
  玲兒心中羞惱,但這個時候,不好駁了秦無名的面子,悶哼了一聲,繼續吃東西。
  “詳細說說吧,具體咋回事兒?”吃到半飽,秦無名才放慢了速度,拿起酒壺灌了一口,問道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1:48:15

  周司令猶豫了下,看了看玲兒道:“要不大妹子先回避一下?”
  守著個女人,他實在開不了口。
  然而秦無名卻是一擺手:“不礙的,我媳婦可是也懂驅邪的門道,用不著忌諱,說吧。”
  周司令嘴角抽了抽,牙一咬,道:“無名先生,你可是不知道啊,我被那東西折磨的老慘了,晚上只要我一閉上眼,就能看到她。”
  差不多有半個多月了,周司令晚上只要一上床閉眼,就會看到一個批頭散發,皮膚全白的女人。
  女人白的嚇人,連毛發都是白的,跟涂了一身白面似的,半點兒血色都沒有,只有一張大的嚇人的嘴巴是血紅的。
  每當周司令閉上了眼睛,她就張著嘴巴,留著紅色的哈喇子往他身上撲,嚇的他一個激靈睜開眼,不敢睡了。
  因為這事兒,他嚇萎了,看那個女人都覺得像那個白女人,只好天天躲著他那幾房姨太太。
  “先生啊,你說她是個什么玩意兒,咋就纏上我了?”
  說完之后,周司令就一臉苦色的問秦無名。
  秦無名抹了一把嘴,道:“是個厲害的女鬼。”
  周司令后背發涼:“老子殺人無數,可從來不殺女人,老人和小娃娃,她干嘛找我啊?”
  秦無名上下打量了司令一眼:“周司令是帶兵打仗的,煞氣重,陽氣也重,女鬼最喜歡吸人陽氣,她不找你找誰啊。”
作者:szyaji 時間:2019-01-19 12:06:00
  都好好看啊,都好精彩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2:08:45

  周司令疑惑:“不都說鬼怕陽氣么,她咋還敢找老子?”
  秦無名搖搖頭:“那是扯淡,司令你沒看過聊齋啊,里面的妖精鬼魂,都是專門找陽氣重的書生勾搭。”
  周司令撓頭,尷尬道:“咱是個粗人,不愛看書,平時最多聽說書的講上兩段,沒看過。”
  秦無名打了個飽嗝,道:“陽氣對于鬼來說,就好比是他們的飯,活人餓了吃飯菜,鬼餓了自然也要吸食陽氣,陽氣對于男人來說,又是精氣,司令的精氣都被那女鬼吸干了,自然就不中用了。”
  周司令聽的渾身冒冷汗,敢情是這么回事兒,當下就一拱手,急切道:“先生啊,你一定得幫我除了那女鬼啊,爺們兒還沒生兒子呢,不能不中用啊!”
  秦無名說:“放心,雖然那女鬼很厲害,但花些日子,我肯定能給你除了她。”
  玲兒在一旁聽的面紅耳赤,可又不好意思吱聲,只好悶頭吃菜,心說這登徒子簡直就是個壞胚子,怎么這么會忽悠人呢,一套一套的,顯然是要賴上周司令了。
  不過玲兒也很擔心,確實有專吸男人精氣的那種不要臉的女鬼,而且比一般的小鬼厲害的多,沒了道行的登徒子,能是對手么?
  可別把他也吸的不中用了。
  一念想到這里,玲兒又暗呸了自己幾聲,自己這時怎么了?登徒子不中用了更好,省的老打她的注意,嗯,吸了才好。
我要評論
作者:Meriones 時間:2019-01-19 12:18:12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2:29:15

  “那先生啥時候動手啊?”
  周司令又著急的問道。
  秦無名吃飽了,放下碗筷,緩緩道:“今天晚上,我先會會那個女鬼再說,有我在,今夜保你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。”
  周司令聽出先生要留宿的意思,不過他正巴不得先生留下,半個多月沒睡上一個好覺,眼圈都黑了,今晚可算能睡了。
  當即,周司令喊來了個大頭兵:“去,安排一間上好的客房給先生。”
  猶豫了下,周司令又吩咐:“燒上熱水,再拿兩套新衣裳,讓先生沐浴更衣!”
  周星宇雖然是個大老粗,但帶兵打仗的人,最懂人收買人心,無名先生小兩口,穿的跟逃難的乞丐差不多,肯定是吃了不少人間疾苦。
  最重要的是,先生身上都味兒了,可別沾的客房也都是餿味,他可是個愛干凈的人。
  當然,這話只能憋在心里,不能說出來。
  玲兒聽了周司令的安排,俏臉又是一紅,趕緊在桌下踢了秦無名一下,悄悄道:“要兩間房啊,一間咋住?”
  秦無名裝聽不見,覺得周司令很上道,當下就微笑著說:“司令啊,你再讓人去尋只打鳴的公雞來。”
  周司令一怔:“先生還沒吃飽?”
  秦無名搖頭道:“我吃飽了,雞不是吃的,是給你用的。”
  周司令一臉古怪:“咋用?”
  秦無名嘴角微微抽搐,這司令,滿腦子想的都是什么玩意兒啊,只好解釋道:“打鳴的公雞能壓邪,鬼最怕公雞叫,你今晚就抱著公雞睡,那女鬼就不敢找你了。”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2:49:45

  周司令半信半疑,一只公雞能有個錘子用?
  不過先生都說了,他也只好照辦,讓手下趕緊弄只公雞來。
  “行了,我們先去客房收拾下,司令也去休息吧,記得臥房的門別鎖,我等會兒就來找你。”秦無名站起身來,拱手道。
  接著,就有個大頭兵帶著秦無名和玲兒去了一間客房。
  玲兒氣的壓根兒癢癢,這登徒子,剛才肯定是故意不搭理自己的,所以一進客房的門,就瞪著他說道:“你別想得逞!”
  秦無名干笑笑:“真不是我故意的,我都說了,咱倆是兩口子,再問人家要兩間客房,那不就穿幫了么。”
  玲兒哼了一聲,想想確實是這么個理,不過扭頭看看,房間里就一張大床,當下便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去睡吧,我打地鋪。”
  秦無名眼神閃爍,道:“不用,今晚我不在這里睡,你睡床就好。”
  倆人說話的功夫,周司令手下的大頭兵抬了個大木桶進來,又倒滿了熱水,還拿了兩套衣服。
  秦無名知趣,心里明白不能挑戰玲兒的底線,當下就自覺的關上了房門,拉上了簾子,讓玲兒先洗。
  玲兒不大情愿,但受不住洗澡的誘惑,紅著臉進了木桶。
  秦無名聽著玲兒洗澡的聲音,心猿意馬的,腦子里想的全都是她剛剛復生那會兒沒穿衣服的樣子。
  約莫半個時辰后,玲兒就洗完換好衣服走了出來。
  玲兒換了一身白色的旗袍,緊身的,徹底把身段凸顯了出來。
  秦無名眼睛都直了,果然,玲兒最適合穿的就是這種衣服了,上面鼓,下面圓,腰卻很細,活像個大葫蘆。
  “哼,登徒子。”玲兒看出他眼中的饞意,紅著臉罵道。
  秦無名嘿嘿笑了笑,讓人換了水,也洗了個干凈,換上了一身青色長袍,也從乞丐變成了個人模狗樣的俊俏后生。
  “你休息吧,我去找周司令。”
  換好衣服后,秦無名道。
  玲兒猶豫了下,“你自己行么?”
  秦無名道:“放心吧,大吃大喝了一頓,走路已經不是問題了。”
  玲兒眉頭微微一蹙,“那你小心點兒,不行咱就跑。”
  秦無名擺擺手,說了聲不至于,然后就去找了周司令。
  “先生進來吧,門沒閂。”
  來到周司令的臥房門前,秦無名敲了敲門,里面就傳出了他的聲音。
  秦無名推門進去,一看周司令現在的模樣,噗的一聲,笑噴了!。
作者:zjs1972 時間:2019-01-19 12:52:54
  寫的有意思!把能量全用在好文章上,涯叔不會認為這不對勁吧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3:10:15
  周司令光著上身,只穿了一條花褲衩,在他的手腕上,綁著一根長長的紅繩。
  紅繩的另一頭,系著一個大紅雞冠的雄雞,姿態很是威武,正在房間里咯咯叫著上竄下跳的,還弄的滿屋一股子雞屎味兒。
  周司令應該是跟大公雞搏斗了一段時間了,弄的渾身都是雞毛,有一根兒毛還沾在了額頭上,搞的堂堂一個司令狼狽的像個猴子。
  所以,秦無名忍不住的笑噴了:“我說周司令,我讓你抱只雞,咋弄的比洞房還熱鬧啊?”
  周司令一臉的尷尬:“咳,別提了,這該死的公雞真是不老實,剛把它抱到被窩里,它就拉老子一窩屎,老子心說教訓它一頓,誰知這玩意兒滿屋子飛。”
  秦無名收住笑,關好房門以后說:“把繩子解了吧,等會兒還指著它斗那女鬼呢。”
  周司令瞥了一眼大公雞,不忿的道:“那它再拉屎滿屋子飛咋辦?鬧騰起來我還是沒法睡啊。”
  秦無名目光轉向那只雞,喝斥道:“畜生!讓你救人是積陰德的好事兒,再鬧,就把你宰了燉肉!”
  也是奇了,聽到秦無名的話,大公雞咯咯叫了兩聲,緩緩走到了角落里臥了下來,老實了。
  周司令看到這一幕驚為天人,頓時瞪大了眼睛,豎著大拇指沖秦無名道:“師傅,你真是高啊,連雞都聽你的話!”
  從先生改口為師傅,意義就不同了,那是從相信變成了尊敬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3:30:45

  秦無名不在乎這種小事兒,擺擺手說:“小手段而已,你安心睡吧,我今夜就在你房里了。”
  周司令一怔,面色顯得不大情愿的道:“師傅要跟我睡?”
  秦無名一陣的無語,掃了一眼周司令白花花肌肉的身子道:“我從不跟男人睡,你睡,我坐著等女鬼。”
  周司令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,嘿嘿笑道:“不怕師傅責怪,我也不大習慣跟男的睡,那就有勞師傅了,等除了女鬼,我一定重重酬謝!”
  說到后面,周司令把胸脯拍的啪啪響,一幅不差錢的土老財樣子。
  秦無名等的就是這句話,過了今晚,就該好好談一下酬勞了,能不能帶著玲兒過安生日子,就看這一票了。
  周司令實在困的厲害,隨后就沒再繼續啰嗦,直接躺到了床睡了,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打上了呼嚕。
  秦無名看到屋里有張太師椅,坐了過去,等著那個什么白女鬼出現。
  算算時間,這會兒已經是子時了,也是普通小鬼敢現身的時間。
  果然,房門外忽的起了一股陰風,接著就有一道白色的鬼影飄了進來。
  這一瞬間,臥在角落里的大公雞猛的站了起來,咯咯叫了兩聲。
  大公雞的反應很強烈,立馬開啟了斗雞模式,脖子上的毛都豎了起來,死死盯著白色的鬼影。
  秦無名瞇著眼,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下進了屋的白鬼,發現她確實是跟周司令說的一樣。
作者:xyzv1985_11 時間:2019-01-19 13:43:10
  寫的很好,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后面的情節,求更新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3:51:15

  批頭散發,一身白色長裙,臉色白的過分,眼珠子和嘴巴卻是血紅色的,五官看起來挺精致的,但看著很別扭,毫無美感,活脫一個白面女鬼。
  秦無名眉頭微皺,這種模樣的女鬼,他還是第一次見,可隱隱中,又莫名感覺有些熟悉,仿佛曾經見過似的。
  看得出來,白面女鬼是有些道行的,算的上是厲鬼。
  白面女鬼看到周司令睡著了,嘴巴立馬翹了個得意的弧度,正準備往他身上撲的時候,忽然發現房間里不止周司令一個人,旁邊的太師椅上,還坐著一個俊俏后生。
  似乎,身上的陽氣,比周司令還要重。
  白面女鬼有些驚喜,今晚要有大收獲了。
  遲疑了一下,想著要不要先吸了俊俏后生的精氣,然而還沒等她決定先吸誰,又發現了大公雞。
  看到大公雞呲毛斗雞的模樣,她嚇了一跳,慌忙往后退了一步。
  秦無名裝作沒發現白女鬼的樣子,坐在太師椅上微瞇著眼睛觀察著她。
  他想看看,這白面女鬼倒是什么來頭,普通的鬼魂,絕不是大公雞的對手,馬上就會逃,如果大公雞敵不過她,那就有點兒問題了。
  女鬼吸食男人的精氣,卻不直接把人害死,無非只有一種目的,那就是細水長流的修煉。
  這種鬼,算不上惡鬼,秦無名不想直接滅了她。
  “咯咯!”
  不等秦無名多想,大公雞就按捺不住,直接朝白面女鬼撲了過去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4:11:45

  白面女鬼沒逃!
  而是飄來飄去的躲閃著大公雞。
  大公雞不饒她,撲騰著翅膀追白女鬼。
  秦無名看的出來,白面女鬼道行不高,應該敵不過大公雞,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不逃。
  白面女鬼狼狽的躲閃了好一會兒,眼看著就要被大公雞啄到了。
  就在這時,白女鬼忽然后跳了一步,把嘴吧噘了起來,對著大公雞猛吸氣。
  撲騰翅膀的大公雞,陡然間沒了力氣,摔落在了地上。
  看到這種情景,秦無名輕咦了一聲,這白面女鬼,竟然吸了大公雞身上的陽氣!
  秦無名心道好大膽的女鬼,要知道,男人身上的陽氣,對鬼來說就好比酒,陽氣越重,酒勁兒越大。
  沒有道行的鬼,都是吸陽氣輕的男人,有點兒道行的,則是會選一些陽氣重的吸。
  所以,普通人說的那種陽氣重不招鬼的話,其實是外行話,因為陽氣重的男人,一招就會招來厲鬼。
  但大公雞的陽氣,跟人是不同的,那種陽氣極其精純,跟酒精一樣,那怕厲鬼也是不敢吸的。
  眼前這個白面女鬼,居然敢吸。
  更讓秦無名驚訝的是,吸干了大公雞身上的陽氣后,白面女鬼居然一點兒事兒都沒有。
  秦無名很奇怪,她要真有能耐,剛才不應該躲才對,怎么被逼的急了才把大公雞吸萎了?
  很不對勁兒。
  誰知,吸了大公雞后,白面女鬼還不滿足,仍舊沒走,轉頭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打呼嚕的周司令,似是在猶豫著該吸誰。
樓主天黑陌生人 時間:2019-01-19 14:32:15

  秦無名看出了白面女鬼的心思,十分惱火,居然打上了他的注意!
  不過秦無名還是沒動手,他留的后手,不能輕易的用,不然就沒法訛周司令的錢了。
  白面女鬼最終沒選擇冒險來找秦無名,而是上了周司令的床,隔著被子就鉆進了他的被窩。
  前一刻還在打呼嚕的周司令,后一刻就驚叫著坐了起來:“啊!”
  秦無名看的真切,白面女鬼騎在了周司令身上,緊緊的抱著他,嘴巴對嘴巴的吸著陽氣。
  “師傅!救我啊,我又夢到那丑娘們兒了!”
  周司令喊了起來。
  白面女鬼當即松開了周司令,于此同時,周司令渾身哆嗦著抽搐了一下,抖了個激靈,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。
  “吸了那么多的陽氣,你就不怕撐死么?”秦無名沒法裝下去了,站起身來沖著白面女鬼道。
  白面女鬼從周司令身上飄下來,瞪大了血紅的眼睛看著秦無名,這才意識到,原來俊俏后生是能看到她的。
  見白面女鬼不說話,秦無名輕皺了下眉頭,從身上摸出了個瓶子,到出了一些液體,直接往周司令額頭上抹了一把。
  “你不是做夢,吸你精氣的女鬼,就在眼前,看看吧。”接著,又對周司令說道。
  周司令這會兒還在發懵,不知道師傅給他抹了啥玩意兒,只聞到了一股子腥騷味兒,沖鼻子,但朝前一看,就看到了白面女鬼正飄在他床前。
作者:cuiye 時間:2019-01-19 14:33:40
  趕緊更啊,樓主,等著呢
使用“←”“→”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22 下頁  到頁 
發表回復

請遵守真人視訊人工計劃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